いち

主一药,吃各种冷cp

怎么办我走不出自己的空耳了

就在刚刚,我认清了全员。
所以把之前的删了。
现在搜狗09月防弹在28啊。

支线番外一一鹤药①(?)

鹤丸国永喜欢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不喜欢鹤丸国永。

是从什么时候后开始的呢?啊,大概是自己第一次重伤到战线崩溃的时候,药研为自己手入时唠叨的样子吧。从那时开始,自己就一直看着他,看着药研藤四郎,但是现在,药研藤四郎被一期一振‘夺走’
了。

最初,鹤丸经常被分到和药研一个队伍,一起出阵、远征、做任务,可自从一期一振来了以后,审神者就将练度最高的药研编替到了第二部队,带新人,而鹤丸还是留在第一部队。

说实在话,鹤丸一点都不期待一期一振的到来,反而希望他越晚来越好,因为一期一振来的越晚,他得到药研藤四郎的希望越大,可是……

鹤丸国永知道了,药研喜欢上一期一振,虽然药研自己还不知道……「没希望了。」不是鹤丸胆怯,也不是其他什么,只是他一开始就清楚药研对一期一振的感情不是单纯的兄弟情。

鹤丸没想到药研会来找他,来找他倾诉。看着自己捧在手上都怕化了的心上人一脸难受,他是想提刀杀了一期一振的心都有了,可是不可以,那一晚鹤丸失眠了,因为药研藤四郎失恋了,还有……因为药研睡在他旁边,紧张的睡不着。

鹤丸不明白了,一期一振到底哪里比自己好?药研要这么喜欢他,为他伤心这么多次,还是恋恋不舍,真是个小傻瓜!为什么就不回头看看自己呢?一期一振对药研藤四郎是特别的。不知道多少次,鹤丸想要点醒一期一振,被某个人阻止了,想要乘人之危,又被某个人阻止了,想发火偏偏某个人说的又戳他心窝,一肚子火就自己没了。

不过啊,一期一振也是够迟钝的,药研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还没有察觉,明明已经对药研动心了,还没有察觉……好草都让狗啃了!鹤丸终于相信「近墨者是个傻子,旁观者是聪明人」这句话了,不用说也知道,你说哦,为什么药研喜欢谁他自己马上一清二楚,可谁喜欢上他自己药研却一点都没察觉……?鹤丸好无语啊。

鹤丸看着药研一天一天成长(?),看着药研一天一天沦陷(??)。鹤丸表示用主公给乱的那本杂志上的话就是:『艾玛日了一期一振了!艾玛我也是醉了!!艾玛扎心了老铁!!!』鹤丸也是佩服自己,能够坚持到现在不揍一期一振。

按时(?)来找鹤丸的药研神情不对,自认为很聪明的(?)鹤丸马上就知道了理由,自己的感情暴露了。但是药研不说,鹤丸也不响,他知道的,药研不想打破他们之间的那堵名为『挚友』的墙。

鹤丸突然间后悔了,自己当初应该狠狠地(?)追求药研,说不定药研就看到自己了,就算是一期一振也无法阻止,但那都是「当初」,太晚了,现在这种情况,没可能让药研回头看他了。

就在那个夜晚,鹤丸国永失恋了。就算自己失恋是他自己造成的,委屈一下总是可以的,所以鹤丸那晚抱着某个人痛哭了一场。鹤丸承认,他确实对某个人动心了,可是他现在还是喜欢药研的,因为这点喜欢,他还没办法给某个人回应。

鹤丸天天都在吃‘狗粮’,乱给自己看的新杂志上写着的,挺合适自己的,嗯,好像叫什么「单身狗?」来着。单身自己能理解,为什么是狗不是猫呢?嘛,不管。此刻起自己就是「单身狗」了!鹤丸天天过着吃‘狗粮’的日子,原因来自:一期一振小肚鸡肠的报复!!

「呵呵(。ӧ◡ӧ。),明明是我在中间当助攻,你们才能在一起,要不是我告诉你药研的事,你到现在可能还是条单身狗狗∪・ω・∪!小心眼的来报复我?喂我吃狗粮?好好好,我吃我吃就是了,药研的粮我怎么可能不吃,而且看着药研傲娇害羞的样子也挺好呀,我吃不到看看也行,一期一振呵呵!你等着,我可是还有压箱底的宝贝的,你永远别想知道,哈哈哈哈哈哈,一期一振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嗷……扎心了老铁( •̥́ ˍ •̀ )。鹤丸委屈,但鹤丸不说_(:зゝ∠)_」

当晚,想要去翻来那所谓压箱底宝贝的鹤丸一脸懵逼(*╹▽╹*)?我的宝贝呢´_>`……!这是什么(´・ω・`)?
『哈哈哈,鹤呦,抱歉呐(´⌣`ʃƪ),爷爷我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了吉光你还有张特别的照片压在衣柜底下,然后吉光就拜托爷爷我来拿了,呀呀,难得被人拜托 (*≧▽≦) ,我就答应了。 一一宗近留ȏ.̮ȏ』……………什么鬼!鹤丸欲哭无泪,三日月你何时学会了颜文字,还画的这么好?啊……我的照片(;´༎ຶД༎ຶ`)。


哎呀好气哦,有灵感也写不出(未授权,侵删致歉)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我的脑子空了,写不出番外啊´_>`(未授权,侵删致歉)

赶着最后几个小时肝到了大包平,留个纪念ȏ.̮ȏ

第十章:承认与拒绝

夜很长。本丸后面是一片竹林,林中央又有一小片湖泊,如今是夏天,夜晚林子中聚集了很多萤火虫,一闪一闪,淡淡的绿色照亮了竹林,铺着整齐漂亮的鹅软石小道,安静的夜晚只听到虫儿的叫声。而此时正走在小道上的两人,沉默不语,像是自顾自,却是并着肩。

不知道为什么,有话说就是说不出,没话说就是找话说。一期一振有一大堆话想说,说不出口;药研藤四郎什么话都不想说,想找话说。

『我们,真的不可以吗?』看到小湖泊了,不知觉中走了很久,一期一振终是先开口。药研看着都是萤火虫的湖面,蹲下身子,拿起颗小石子丢进湖里。「咚。」水花溅起,惊扰了正在休息的虫儿们。『一期尼,为什么会喜欢我?』药研拍拍手起身,萤火虫都飞起来了。是啊,为什么会喜欢药研?一期一振也不知道,只是:『慢慢的,无意识的,渐渐喜欢上了。』仰望天空,明天又是大晴天,繁星满天,太美了,美到让人无法相信这不是画。『是吗……』和自己一样,没有理由,发现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了,找不到理由。『呐,一期尼。』一期一振看着药研走到对岸,被萤火虫包围着,像是精灵一样梦幻美丽,像是……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我承认,我喜欢一期一振。』他很喜欢药研那双像是星辰一般的眼睛,『但是,我是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药研拒绝了他,没有理由,找不到理由。

『果然,拒绝了吗?』在药研走后,在湖边发呆的一期一振听到了这个,熟悉的让他嫉妒到不行的声音一一鹤丸国永。『鹤丸殿下偷听了很久吗。』不同以往温柔,现在的一期一振最不待见这个‘情敌’。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出现就被怼了一句,鹤丸笑笑:『就这么不欢迎我么?我可是有事要和你说的,很重要的事!』眼看着一期一振要拒绝,鹤丸搬出了救兵,『关于药研的过去,来到本丸以后的那个过去。』……那一夜,一期一振知道了很多很多。

能说的都说了,把自己心上人推给情敌也真是够了,其他的他是绝对不会管了!『唉……真的,想我这么好的助攻去哪里找!』枕着手臂,躺在屋顶上,欣赏着夜晚的星空,鹤丸心里泛着酸。『哈哈哈,找不到啦!我估计只有你一个。』人未到声先到,这独特的笑声,只有三日月宗近才能做到。『真少见啊三日月,你会大半夜跑到屋顶来。』鹤丸瞟了一眼在他身边坐下的三日月,撇撇嘴。『嗯?鹤不欢迎我吗?』三日月一直都是一副老爷爷的慈祥样,鹤丸不喜欢。『不欢迎不欢迎,老头子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里来吹凉风,吃跑了撑着没事干么?快回去回去。』鹤丸嘴巴对三日月从不留情,直接赶人走了。『真是过分啊,我可是来安慰你的。』旁观者清,三日月一直关注着鹤丸,自然知道鹤丸此刻心里不舒服,『憋着不好,不找个方法发泄出来吗?要哭也可以哦,老爷爷的肩膀借你。』三日月心疼鹤丸,但就算是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一边去。』鹤丸委屈,为什么药研要喜欢他哥,不喜欢他呢?喜欢他多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麻烦了。看着红了眼眶却忍着不哭,三日月摸摸鹤丸的脑袋,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一瞬间爆发的事,像个小孩子,眼泪哗哗的流,浸湿了三日月的肩膀。『我失恋了……』浓浓的鼻音,紧抓着三日月,把鼻涕眼泪都擦在他的衣服上。『嗯嗯。』三日月拍拍鹤丸的背,又摸摸鹤丸的头。『都是你的错。』鹤丸也是知道的,三日月拐弯抹角告诉一期一振自己喜欢药研。『对对,我的错我的错。』三日月其实也是后悔,但是又不后悔。『你帮我把药研抢过来。』鹤丸哭够了,抬起头,眼睛有点肿了。轻轻擦掉鹤丸眼角的泪,捧着他的脸,说:『那可不行,鹤是三日月的。』眼睛里有月亮。一掌拍开三日月的手,嘟囔着:『什么我是你的,我回去睡觉了!』鹤飞走了,真可惜。『嗯……要怎么下去?』三日月还是三日月,幸好鹤又飞回来,把老爷爷带下去了,不然喽,老爷爷就要吹一晚凉风啦。

说起来也是奇怪,为什么药研喜欢一期一振,一期一振也喜欢药研,明明是两情相悦却不在一起?一期一振喜欢上自己,这不是药研最想要的吗?现在有了,这几日考验也是好几回了,测过一期一振是真心喜欢恢复了记忆的药研,而不是没了记忆天真让人心疼的那个药研了,这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事情这么复杂了?本丸虽大,但其实小得不行,一有消息,就马上传遍了。知道点真相的人还好,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表面的人真是一头雾水,两情相悦在一起不就好了?干嘛要这样绕来绕去?你不知道他不知道,问谁谁不知,鹤丸不肯说,三日月也见不到影子,知情的几人处处找借口躲,弄得好奇心强的几个心里特痒痒,再问粟田口的几个孩子,个个也不知道理由,他们自己都急,一期尼和药研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拒绝不需要理由!放开!』药研是到林子里去采药的,他有在林子里撒过一些有可能发芽的药种,不过没自信,昨晚一看居然长出来了,所以想着来看看能不能采去用。结果,没多久就碰上了这个‘冤大头’,药研就不明白了,一期一振他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自己在哪里他都能找到?『不放,没有理由的拒绝,我不接受。』一期一振也是绝了,缠人的功夫绝对练过,以前没见过,估计是压箱底的绝招!『你有完没完!你是一期一振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厚脸皮!』药研挣脱不开,是时候向大将申请去修行了,等我修行回来看我不打死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药研,鹤丸昨天晚上找过我。』一期一振看着突然顿住的药研,心里复杂难过,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过,药研曾经对他这样的关注,回想起来,也真是愚蠢,自己从来都没真正的正视过药研,因为信赖。『……你,都知道了?所以?你现在何必来可怜我!施舍你的喜欢!我已经不需要了!』药研低着头,一脚踹向一期一振,没有躲开,一期一振接下着稳实的重重一脚,『你为什么不躲开!唔……』双手被制住,下巴被强硬抬起,所有的表情都暴露在了一期一振眼前,现在这双眼睛充斥着对自己的抵抗不满、和已经溢出的悲伤。『对不起药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药研,不要拒绝我。』都是一期一振的味道,被紧紧抱住的药研倔强的忍着泪,感受着脖子上的湿润。『是我的错,错在我不应该喜欢上自己的哥哥。』药研知道这和一期一振没关系,是他自己错误的感情,造成了现在的状况。『不是的哦,药研。』一期一振抵着药研的额头,哽咽着说,『如果,我早点注意到你,早点休息到你的感情,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是我太迟钝,明明药研表达的这么清楚,药研没有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笨,你的感情不是错误的,我真的真的很高兴,药研能够这么爱我,被傻乎乎的一期一振一次次拒绝了,还是对他那么好。我不是你的哥哥,不想做你的哥哥,不要拒绝我,不要离开我,不要不喜欢我,不要讨厌我。再爱我一次,药研。』亲吻着药研的额头,鼻尖,嘴唇。一期一振不肯放手,请求着自己爱的人,曾经爱自己的人再爱自己一次,一次就够了,这一次他会紧紧抓住,绝对不放手,他会将自己的心打结。

『药研……醒了吗?』在竹林中没有得到药研的回答,因为药研不肯说话,只是抱着他哭,哭到累了就睡了。一期一振蹭着药的头顶,他有把握,药研不会拒绝他,但也没这么简单答应他,只有打一次持久战,让药研彻底心软,这样药研就能够完完全全属于一期一振了。『嗯。』药研骂自己丢脸,又在一期一振面前哭了,『放开我。』像是失忆时的时候,交叉的抱在一起睡觉,满是让他依恋安心的味道。『让我再抱一会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包过药研了。』闭上眼,一期一振不愿意放手,如果能一直这样走到尽头就好了……『随你。』药研也是累了,不抵抗了。

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一期一振,没有办法,药研藤四郎对一期一振没有抵抗力。他所做的一切反抗不过是徒劳,仔细想一想啊,自己也是够傻的,既然一期一振都喜欢上自己了,做什么还要拒绝呢?因为啊,药研害怕!怕一期一振只是弄错了自己的感情,怕一期一振喜欢的不是自己,而是药研。本质上是一样的,可是完全不一样,失忆的药研藤四郎乖巧可爱惹人心疼,但自己不乖也不可爱,更不惹人心疼。所以他才一直拒绝,宁愿不要这份虚假的错觉,也不愿意做个‘替身’。但是他错了,一期一振确实喜欢药研,不是他想的那个,而是自己。他输得一塌糊涂,虽然一开始他就没赢过,不过他输得开心,这算是有情人终有回报吗?因为自己忘不了的感情,一次又一次,也算是坚持不懈的,终于得到了对方更多的爱?真是……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在一起了。消息刚刚确定,整个本丸全知道了,正在准备开派对东西。

『你们也是,不会一直都在偷窥吧?消息这么灵通,我刚刚答应,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你们就准备东西了?哪里来的瘟疫么,传的太快了吧。』药研一脸无语,前脚他刚同意,后脚踏出房门就被喷了一身礼花。『没有啊,我们只是在给一期尼整理房间,你们说话声音这么大,传的当然快!』几个‘听众’点点头,鲶尾正在和剪纸作战,他想剪个鲶鱼咬着骨头的纸花,可是就是剪不好鲶鱼尾巴。『谁信!』药研看了一眼鹤丸,他是知道的,鹤丸对他的感情。『药研。』挡住他的视线,一期一振心里还是有小疙瘩的!尽管他和药研在一起有鹤丸的功劳,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可以原谅鹤丸了,比如一一照片的事,怎么拍的,他还没【请教】过鹤丸殿下呢!『唉,好好,我不看不看。』药研敷衍了就走,也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去找鹤丸好,说好的以前的事只有药研知道鹤丸知道的呢?我们友尽了!尽了!『等等!药研,我还有话……』看着跑远的药研,一期一振追了上去。『啊!慢走不送~』鲶尾目送了两人离开,看了看周围的‘小弟’,『准备好了吗?』他有个惊喜要给一期尼的。『嗯嗯!』『但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没关系的平野!我们控制好量不就好了!』『是,是的。三日月大人也说没关系的……』『那就好,到时候记得趁药研不休息,撒点下去就好了!』『了解!』听内容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啧啧,药研要小心了,搞事组开始活动了,闲杂人等也逃不了!








至于后续嘛,请继续关注我(´⌣`ʃƪ)。我还没想好要写什么番外……三恋,四恋,鹤药支线小番外决定了(•̀ω•́)✧,三日鹤的嘛emmmmm,再说!车子就不开了,自行脑补,我已经脑补完了(*ฅ́˘ฅ̀*)♡。

第九章:占有欲

『哟!药研。』鹤丸一大早就活蹦乱跳的,路过他的人都无法安心,总感觉有事要发生。『嗯?怎么早?鹤丸,真是元气啊。』药研揉揉眼睛,他还没睡醒呢,打了个哈欠,让到一边。『哈哈哈,我是一晚都没睡,等下弄完了再去睡。』鹤丸手上有个纸箱,封的很紧,估计这就是他一晚上的成就。

『不好好睡觉可是不行的,你准备什么东西?要一晚?』药研关好门,倒了一杯茶递给鹤丸。鹤丸接过茶水,一口干完,随便拿袖子擦擦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事先跟你说……你要记住……对对……你得控制住……不要紧不要紧,我有分寸……怎么样?』鹤丸说得口干舌燥,直接拿茶壶在喝水,不过药研也不会介意。

……『明白是明白了,你确定我能活着回来?』药研头疼,鹤丸的测试办法要死人的,这种事,药研感觉自己会一去无回……鹤丸哈哈哈大笑,拍着药研肩膀让他放心,一期一振绝对舍不得让他死的。

看着鹤丸离开,药研就是心里七上八下,自己昨天怎么就答应让鹤丸去做呢?『啊,头疼。』一脸生无可恋,药研在房间里等着鹤丸的消息。

午间,吃完饭的众人,睡觉的睡觉,出阵的出阵,各有各的事要忙,都没注意到鹤丸在一期一振的房间里呆了很久,至于干什么……

下午,日落时。
一期一振带着远征部队回归,先回房间整理衣着,发现桌上有个箱子,皱皱眉心想是谁的,并没太在意,就去了审神者房间汇报远征情况。

『那么,失礼了。』一期一振轻轻关上门,他今天的任务全都完成了,明天轮到他马当番,所以一天无任务。回到房间,那个粉色箱子很明显的立在棕色的桌子上,一期一振反复的看,确定不是自己的,然而箱子外面只有胶带,其他什么都没有,连个轻拿轻放的文字都没看到,但是又不知道谁的,一个一个去问太麻烦,一期一振决定先拆开看看,等找到失主了好好道歉就行。

一阵开箱的声音,箱子分量不小,打开箱子,一期一振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的袋子,方方正正的,坐下好好研究了一会儿,决定接着拆,拆开后好像是照片……?但是上下的都是照片白色的反面,外面还包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叹了口气,这样还是不知道是谁的啊……继续拆!

『终于……』一期一振揉揉酸痛的手,拆完塑料袋才发现还有一层真空袋子!结果拆完真空袋子,发现照片是分好装着的,还有真空袋子……一期一振还认真的数了一下,一个包装有二十张照片?有四个,也就是说有八十张…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看着白白的方块,一期一振有点困扰,是继续拆?还是…『唉……这到底是谁的,封的这么紧?』想了半天,也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可是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一期一振沉下脸。

一张张看过去,散在地上的所有照片都是药研和鹤丸的合照,单独两人的亲密合照,拥抱、亲吻额头、脸颊,很多张背景都不在本丸,很多张背景都是他们的房间,牵手、玩闹,全都是笑容灿烂的药研藤四郎。如果只是药研一个人,一期一振还会开心的看,但是所有照片,都让他嫉妒到不行,鹤丸国永,照片里另一个主角。

嫉妒、羡慕、占有欲,这几天的不满爆发,或许药研拒绝自己的理由就是鹤丸?一期一振忍不住这样想。这些照片的主人不用他猜,在倒数第二张背后有写……药研和鹤丸相拥的照片背后。

一期一振苦笑,心里也是很委屈:『药研是个好孩子,你不要的话就交给我吧。一一鹤丸国永』是吗,鹤丸喜欢药研。鹤丸国永,鹤丸国永,一期一振念了好几遍。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一期一振念了好几遍。

慢慢起身,将散落的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整理好放回箱子,把箱子放进了衣柜的角落里,一期一振现在要去找药研,要和他说清楚很多事,不然他不得安心,他怕。

看着没有敲门就擅自进来的一期一振,药研不友好的皱眉,说:『有什么事,连门都不会敲了?』不对!药研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现在的一期一振很危险。站在药研身侧,盯着眼前人的头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又不能发出来,一期一振深呼吸。

药研感觉到了一期一振的怒火,他此刻也不高兴,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坐垫下,『没有事的话,能麻烦一期尼先离开吗?等下我与鹤丸还有事情要谈。』一期一振看见药研往坐垫下藏了什么东西,听见了这一番话,再也忍不住了……

将药研从地上拉起,不等他反应就甩在一旁叠好的被子上,抓住药研的手腕,压制住药研的腿,让他无法动弹,一期一言不发,直接吻了上去,药研始终是无法敌过一期的,实力上的差距,只能任由一期一振压住他,只有不张嘴,但是一期一振估计是真气得不轻,用力咬了药研的嘴唇一口,一点都不温柔的侵入药研的口中扫荡着,不放过任何地方,因为咬的重了,嘴里都是铁锈的味道,这一吻不知道吻了多久,只能奇怪没人打扰,就在两人都要窒息的时候,一期一振分开了,身下的人此时衣服凌乱,脸颊因为接吻泛着红,手腕上有自己抓的太紧留下的青紫,腰上也有自己掐住过的痕迹。

『哼!』一脚踹开,一期一振捂着肚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嗓子哑了,药研皱眉,『如果你是打算强迫的话,我不会奉陪。』这一脚不轻,一期一振忍着疼,看着药研嘴角的伤,『并没有,抱歉,药研。』视线上移,药研那双紫色的双眼,对一期一振吸引很大。躲开一期一振的视线,药研说:『没有其他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逐客令下了,一期一振也算是满足,什么都不说,离开了。

『嘶……』药研碰碰嘴角附近的伤口,抱怨一期一振不知轻重,又看了看手腕,看了看腰,『真是!鹤丸到底做了什么?』现在又在干什么?说好要来的人但现在都不见踪影。

鹤丸啊……现在在自己的房顶上,看着遥远的天空,想事情呢……

emmm,你去听过就知道了(◦˙▽˙◦)

http://i.y.qq.com/v8/playsong.html?hostuin=1418408043&songmid=000cdyBQ0CJKnB&appshare=android_qq&type=0&platform=11&appsongtype=1&_wv=1&source=qq

就在刚刚,我居然e-4掉落了大典太!!我哎呀,怎么办!!!我要去跑圈,嗷靠我居然掉落了大典太,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王点掉落新刀!唉呀妈呀(;´༎ຶД༎ຶ`)这不会是梦吧 (*≧▽≦)

沉迷药总不可自拔(未授权,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