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第二章:要和哥哥一起睡!

『…………』一期一振看着傻成一片的众人,无奈的苦笑。

『咳!所以说,药研失去了记忆,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长谷部回过神,心情复杂。

『但是,既然失去了记忆,为什么他只记得一期一振,不记得我们……包括其他粟田口的大家?』清光咬着筷子,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挤在一起的粟田口一家。

『不知道……』安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话说,一期一振有去问过主人吗?』药研现在正在闹脾气,不肯从一期一振怀里出来。

『呐呐,这真的是药研?』乱戳着药研的脸,闪着眼睛问道。『嗯,好了,乱,别戳了。』一期一振被抱得很紧。『药研尼,还记得我吗?我是平野。』忍不住捏了捏药研的包子脸,好软!『我是前田。』『还有我,我是博多,博多藤四郎哒!』……『是是,大家不要挤了,饭要冷了哦。』一期一振表示他头好大,以前药研还会一起管,现在,唉一一

『是吗,醒来之后失去了记忆吗?以前这样的情况从来都没有过,除了记忆以外,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这样的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也问过狐之助,狐之助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吧,我去问问别的本丸,说不定有审神者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嗯?你说药研现在很依赖你,你稍微离开一下就会……哭?真的?啊,不,只是不太想象的出来。嗯,我记住了。那么,就先麻烦你照顾药研了,一有新的情况就告诉我,我这就去拜访别的本丸。嗯,嗯,好的。这段时间你就负责照顾药研,出阵的事就交给其他人。嗯,我出发了,长谷部,我们走吧。』说走就走,还没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审神者就不见了。

『是吗,那就是说……药研最近一直都会是这个样子吗!』看着莫名激动起来的乱,一期一振摸不着头脑,一直这样有什么可以高兴的吗……

『真是!一期尼你太笨了!』乱知道自家哥哥笨,可没想到会这么笨!『难道你不觉得药研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一期尼,离不开一期尼什么的,是最好的机会吗?比如说一一让药研向一期尼撒娇,要抱抱要亲亲之类的!?』本丸时尚代表之一,怎么能不抓住这个绝妙的机会呢!乱身后燃起了一种名为八卦的火焰。

!老脸一红,要抱抱要亲亲,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咳咳,乱,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药研现在……』猛地被乱按住肩膀。

『不不不!一期尼,我跟你说,错过了这次,等药研恢复记忆你绝对会后悔的!你难道不想看看药研伸手朝你要抱抱或是踮脚朝你要亲亲的样子吗?不想吗!这么好的机会,不趁现在,估计就没有下次了!』握着小拳头,给一期一振铺了一条不归路……

『是,是这样,但……』说实在一期一振早已被打动,的确,药研撒娇……啊啊,不对,我在想什么啊!『不行!现在最重要的是帮药研把记忆找回来,其他事情等之后再说。那么,我去看看药研的情况。』说着,离开了这个让他‘心动不已’的地方。

「哼哼,要先去问陆奥守借相机了,啊哈,我一定会拍出最好的照片的,放心吧!一期尼,药研!」又燃起火焰的乱,已经没人阻止得了。

中午被不熟悉的人,至少现在是,被那么多人围住,被好好蹂躏了一番,虽然其实只是被捏了几下脸而已,但也足够让药研·真三岁·藤四郎被吓到了。在一期一振怀里委屈巴巴吃完了午饭以后,回到房间就埋在一期怀里哭了,还说他们好可怕,不喜欢他们之类的。让一期哭笑不得,安慰了好一阵子,才让药研停下来,然后哄着药研睡午觉,刚才也是趁着药研睡着的时候出来的。

『药研?』回到房间里却不见药研身影,被褥还是温的,应该刚离开没多久,『到哪里去了……』要是以前,一期绝对不会太过在意,但现在不同。嗯?柜子那里好像有什么动静,难道是……

一期拉开柜门,果然,药研蜷缩在柜子的一角,头埋在膝盖里,肩膀一抽一抽的。一瞬间温柔下来的表情,『好了,我在这里哦,药研,快出来吧,呐?』伸出手,等着药研回应。

『呜…』动了一下,抬起头,红着眼眶含着眼泪,伸手抓住一期的衣服,不说话。『是我不好,不应该把你一个人就在这里。刚才,我有事到主公那里去了一下,遇到乱,说了几句话,才回来晚了,抱歉。』把药研抱出柜子,轻拍着药研的背,安慰着还在啜泣的药研。

『嗯。』带着浓浓的鼻音应了一声,把眼泪鼻涕全部蹭到一期的肩上,突然!『嗝!』之前哭的太厉害,导致打嗝了……

『……噗一一啊,好好,我不笑不笑!』看着又要哭出来的药研,连忙止住笑,但药研不停打嗝的样子,一期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嗝,不准笑!不准,嗝,笑!!』捂着脸,推开一期一振的脸,药研耳朵都通红了。

夜晚,拜访了很多本丸,都没有遇到过有相同的情况刀剑,只能先回来。由于刚入夜不久,并且与药研一同又睡了一觉,一点都不困的一期第一时间来到了主公的房间,身上还抱着个药研。

『是吗……主公,按照药研现在的情况,会对身体上有影响吗?……主公?』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一期又叫了一声。

『啊啊,抱歉。刚才走神了,咳,你是问我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对吧!放心吧,药研现在体内灵力很稳定,没有异常,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一期一振默,刚才主公在走什么神可想而知。

『听到主公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么,夜已深,我就不再打扰主公了,失礼了。』抱着又睡着了的药研,轻松地起身,利落地转身,开门关门,流水一般顺畅的走了,不留下一片云彩。

「啊……不打扰,我还想在看看药总的睡颜的,别走!」尔康手加哭唧唧,审神者作为药研的小迷弟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我也想抱着药总睡觉……」生无可恋.jpg

从主公房里出来,快步走到房间,想了想又走到药研房间,就在一期打算放下药研的时候,药研醒了。

月光下,药研紫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眼中像有着万千星辰,一期一振不禁发呆,看着药研的双眼。现在是夏天,夜深的本丸很安静,耳边只有知了的叫声和微风的呼呼声。可是,在这一瞬间,在与药研对视的一瞬间,一期一振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

『咚…』一声清脆的竹子声。

一期回过神,『药研要自己睡哦,乖,把手送开,嗯?』压低声音,防止吵到隔壁的人,药研听到反而抓的更紧了,『唉…乖,明天一早我就会过来的,药研。』心里有些触动,轻轻掰开药研的手。

『不要……』瞬间溢出的泪水,不安的眼神,药研抱住一期一振。咬住嘴唇无声地哭泣。

愣了一会儿的一期,看着抱住他不肯松手的药研,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叹了一口气,却吓到了药研,哭得更凶了,『没关系没关系,我不走,好吗?药研乖,药研是个好孩子,不哭不哭,不哭不哭。』同时被药研吓到的一期,连忙安慰起来。

『呜…嗯…不要讨厌我……』被药研说的话惊到的一期。『我怎么会讨厌药研呢,乖,先放手,我的衣服都湿了。不会走的。』一期慢慢拉开药研,看着药研哭花的脸,想到了很多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不要走…』还是不肯松开手,一期拿着手帕擦掉药研脸上的眼泪,说自己不会走,会等到药研睡着的,但药研摇摇头,说不好。

『那,药研想要一期尼怎么样呢?』

药研犹豫了很久,一期一振耐心的等着回答,顺着帮药研换上了睡衣,直到药研躺下,被一期哄着闭上了眼,药研还是没说,就在一期以为药研睡着的时候……

『我要一期尼和我一起睡……』

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随后又轻轻笑了起来,说:这样的事,早点说就好了,为什么要等一期尼要走了再说呢?
药研说:我怕一期尼讨厌我,一期尼会讨厌我吗?
一期一振又说:我绝对不会讨厌药研的,不管什么事,药研都要先告诉一期尼,好吗?
药研说:嗯!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先告诉一期尼的!
一期一振拉起药研的手,说:约定好了。

『嗯!约定好了!』

拇指与拇指盖了个章,看似一个小小的约定,却成为了一期一振与药研藤四郎以后的路上最重要的约定。

第一章:最喜欢哥哥了!

『是,是,我知道了,嗯,好的,我会注意的……』一期一振表情凝重的跪坐在审神者对面,记下审神者说的每一句话。

大概一周前,药研藤四郎带着队伍去到了战国时期的某个地点,收到审神者的来信,因为时空错乱,本应在江户时期时间溯行军跨越时空来到了药研所在的战国时期,审神者希望药研能够解决这些不请自来的溯行军再回到本丸,可没想到的是,在于溯行军战斗时遇到了流浪武士,误以为他们是妖怪的流浪武士胡乱攻击,而药研为了不伤及人命反而被人伤到,如果是普通武士,普通的刀,是不可能使药研重伤昏迷的,但流浪武士手里拿着的是溯行军的刀剑,而那个趁乱将刀剑塞入武士手中的溯行军早就躲在一旁。因此,药研可以算是被时间溯行军所伤,导致重伤昏迷一周。

在得知药研即将醒来,一期一振加快脚步走向药研所在房间。

从药研手指动了动,发出一声响动以后,就一直注视着他,一期一振握着药研的手,摸了摸药研的脑袋,心想药研何时会醒来。

像是回应了一期一振,闭着的双眼缓慢睁开,眨了眨眼,看了看四周,注意到握着自己手的一期一振,张开嘴却说不出话。

『啊!抱歉,药研。来,先喝点水润润喉,再说话。』一期一振慌乱地倒了一杯水,扶起药研,喂药研喝水。

看着被药研小口小口喝完的水,询问药研还要不要,药研摇了摇头,『身体有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还是摇头,皱了皱眉,好像有点不对。

看了好几遍也没找到问题,直到一期一振与药研对上眼睛,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呐,药研,我是谁?』一期一振看着药研那双紫色的眼睛,问道。

歪了歪头,『一期尼!』声音也不一样了,准确来说是说话的语气,叫他的语气……

『那,除了一期尼以外,药研还有兄弟吗?』摸了摸药研的头,又问。沉默了一会儿,『有!』干净纯粹的双眸,直直的盯着一期一振的眼睛。

『嗯,那么,药研有多少个兄弟,叫什么名字?』习惯性摸了摸药研的脑袋,看着药研蹭着他的手,再次问。

『有多少个兄弟?名字?』迷茫的双眼,低着头捏着一期一振的手玩,想了很久,『不知道……』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委屈着声音,不肯抬头。

『不知道也没关系。』抱住药研,轻轻拍了拍药研的背,『最后问一个问题,可以吗?』埋在一期一振胸口,点了点头。『为什么药研记得一期尼呢?』药研的身体,很温暖……

『嗯?』抬起头,抓着一期一振的衣服,闪亮着眼睛,『因为,药研最喜欢一期尼了!!』顶着一副快夸夸我的表情,紫色的眼睛宛如星辰,一闪一闪。

好久好久没见到过,药研单纯天真的样子了。『嗯!』快要溢出的幸福,灿烂的笑容,和怀里不停蹭着自己撒娇着要自己摸脑袋的药研,想着:「要是时间停止就好了……」

然后,一期一振抱着药研,喂药研吃饭的样子,惊呆了长谷部,吓到了三日月,害山姥切摔了一跤,害浦岛吓得扔掉了龟吉,吓得鹤丸从房顶上掉下来…………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更大的惊吓还在后面,后面呢!(ૢ˃ꌂ˂⁎)

你们最近可能见不到我了,我在存稿存稿存稿,存一篇一药的文。才写完第二章😂😂😂我要存到第五章再发第五章再发第五章再发。
失忆梗,甜宠文,想知道是谁失忆吗?我是不会告诉你的(ૢ˃ꌂ˂⁎)

(๑•́₃•̀๑)

『长谷部君呦,你就不能多看我几眼吗?』


1、

へし切長谷部,若是主命,无论是火烧寺庙,还是手刃家臣,他都会做。烛台切光忠,总是把帅气挂在嘴边,事事都追求帅气解决,帅气第一。

2、

长谷部不喜欢烛台切,因为他的态度让他莫名烦躁。无论什么事『啊,那样可不帅气啊』『嗯……如果有更帅气的办法就好了』『确实,但应该还有更帅气的办法吧』帅气帅气,哈!真是滑稽。

3、

烛台切很喜欢长谷部,因为他每次不甘却又不得不忍住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可爱。『若是主命……』『主命的话……』『主公……』主公主公,长谷部君呦,真是可爱啊~

4、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让人火大的态度,无论我说什么,都会找理由来反驳我!烛台切光忠!让人恶心的家伙!

5、

哎呀,又惹长谷部君生气了呢,真是……最棒了~生气却要忍住,在审神者面前微笑,明明拳头握得这么紧,真是,真是,长谷部君真是可爱啊~

6、

『不行!我绝对不接受!主公!』是长谷部,『为什么……主公……』低着头,颤抖着声音,长谷部此刻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7、

『抱歉,长谷部。我一直来都没注意到,自从你来到本丸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昨日,烛台切向我提起了这个情况,我也同意了。从现在近侍暂时由烛台切担当,你就好好休息几日,还有,今日开始搬去与烛台切同住吧,这样能更好交流经验。』

8、

起身告退,长谷部刚开门就看见倚靠在扶手上的烛台切,忍不住火气上涌,又不好爆发,只有尽快离开,不看见这张脸。可是,烛台切却拦住了长谷部。

9、

压住火气,『有什么事。』冷着一张脸,一点也不想和面前的人谈话。『没,只是没想到主公会选择我当近侍,长谷部君。』烛台切紧盯着眼前的人,眼神暗沉。

10、

『所以?』长谷部觉得自己被气笑了,『你现在是在向我炫耀吗!烛台切光忠!』窝不住气了,也不管现在在哪,长谷部瞪着烛台切,气得发抖。

11、

就是这样啊……看着我,只看着我……眼里只有我的身影……别移开视线,只注视着我……长谷部君呦,哈哈哈……

12、

喉结一动,『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渐渐逼近,『只是来解释一下,我不希望长谷部君误会我。』楼梯口有个转弯角,很隐蔽……

13、

压迫感,被困在墙角的长谷部无路可退。刚好的三角状,没有生路……黑暗、隐蔽,墙角的特殊凹陷,就算此时有人经过,不出声,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14、

『误会?你告诉我这是误会?哈!难道不是你对主公提出关于近侍的事,主公才会将我换下,由你来当的吗?难道这一切不是你早就策划好的吗,烛台切光忠!』长谷部压下心中的不安,说道。

15、

呼吸沉重,凑到长谷部耳边,『是啊,可当近侍不是我要的……』什么意思,心中一跳,跑!不然……要离开这里!

16、

『哼……』猎物抓住了,看着被自己压制住的长谷部,恶劣的顶住对方,『感觉到了吗,这才是我想要的啊,长谷部君呦~』看不见脸,但看这紧握出血了的拳头,就知道……真好。

17、

动的一瞬间就被反身压在墙上的长谷部,惊恐、害怕、不可置信,这就是现在他的心情。他想过很多,却没想到过这样的事,恶心……

18、

忍不住颤抖,欣赏着猎物所有的反应,烛台切表示很满意,可以,开动了……对,就在这里。

19、

『不……唔,求你……』不知道多少次,被困在这个角落里,听见主公忍不住的哭泣声,和一句句的对不起。为什么……是我?『不要……』

20、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发现他的想法,主公就不会离开,他们也不会消失,是我……


我最喜欢的的就是一药

『呐,药研……多向我撒撒娇吧?』


1、

一期一振眼里的药研藤四郎是个可以依靠,成熟的小大人。明明就是个小孩子,却总是反驳自己,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要随便摸我的头』一直都是这样……

2、

药研藤四郎眼里的一期一振是个温柔,让人忍不住想亲近的长辈。但是总是喜欢摸自己的脑袋,说『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向我撒娇也可以哦』……一直都是这样。

3、

一期一振来到这个本丸不算迟,药研藤四郎是这个本丸的第三把刀。但,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相处时间却不长。因为,一期一振总是要带新刀练级,药研藤四郎总是喜欢待在他的小实验室。

4、

今天是本丸的喜庆日子一一主公就任一周年了。所以,全员同庆,放假一周。一期一振打算趁着几日实行他长久以来的计划一一《攻略那个小大人!!》的计划。

5、

药研发现最近一期兄老是时不时的盯着他看,我脸上有东西??一期最近一直在找机会与药研独处,好让他来一场兄弟之间的谈话。

6、

被一期逮到,并带进卧室的药研现在一头雾水,看着跪坐在自己对面的一期兄,用眼神询问他有何事。好不容易逮到药研的一期,此时正酝酿着情绪,准备来一场演技大爆发。

7、

『药研……』吓!看这么长时间没反应,刚要开口的药研成功被这包含着委屈、伤心、难过、痛苦(?)的声音给吓住了。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我做了什么吗?

8、

『药研对我,对哥哥有什么看法吗?哥哥有没有做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哥哥是不是哪里做的还不够好?哥哥有什么地方要改进改进的吗?嗯?』

9、

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一一这是药研的第一反应。这一声声哥哥哥哥的让药研一时接受不了,太,太肉麻了!一期兄今天吃错药了?我没给他药啊?一期兄怎么了?有毛病了??

10、

『那个……一期兄?』药研先确认了下这确实是一期一振,自家本丸的一期一振。『为什么突然间问这些?我对一期兄并没有看法,也没有不满意,一期兄做的也很好,并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一期兄?』

11、

心里琢磨着,果然是这样的回答。一期一振委屈着脸,声音咽咽着又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吓得药研差点,已经跳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一期兄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12、

从一期房间走出来,大脑还在死机的药研迷迷糊糊的走到了实验室里。经过一段缓和期,回过神的药研发起了呆。一期兄他,这,什么鬼?闹什么?我在做梦??喵喵喵???

13、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不向我撒娇?』
这是药研回答后一期的第一句话。
『那为了让我们增加兄弟间的感情,今晚我们两个一起泡澡,一起睡觉吧!』这是走出房门前的。
『我会在房间等着你,药研。』这是第三句话。

14、

不现实,这一切都不现实,至少现在是。

15、

药研偷偷瞄着一期,「一期兄看上去瘦,但是脱衣有肉啊,还有腹肌。啊不对,我在想什么!」啪的一声,药研打了自己脑袋一掌。『怎么了?』

16、

还好还好,糊弄过去了,真是,今天是怎么了。轻轻游到温泉中央的假山旁,却没发现一期也跟了上去。等药研转身,发现自己被困住了,背后是假山,前面是……一期一振。

17、

太近了,皱着眉后退,一期又近了一点,退不了了……

18、

『为什么……你……』被夺走的呼吸,控制不住的颤抖,软下的身躯,止不住流下的银液。

19、

纠缠,迂迂回回。紧合,不断深入。
爱抚,探索对方。颤抖,极致愉快。
抽泣,止不住泪。后潮,喘息不止。

20、

今日,主公就任二周年,全员同庆,放假一周。只有药研想起了一一那日被一期一振支配的恐惧。


是的呀,我在杭州

『啊啊,那样我会困扰的,青江さん。』


1、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脑海中全是那个孩子的身影。又是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孩子的呢……?

2、

啊啊……又是失败而归,真是木头吗?同样作为刀,为什么相差就这么大,嘛,明天再去试一回,还是不行,我就去调戏大俱利伽罗好了……

3、

没人不知道笑面青江,几乎所有人都被他毒过,句句都是话里有话,和他聊天总是聊不到重点,聊到了心思也会不知道跑哪去,人称一一污面青江。

4、

与之相反,石切丸在一群小短刀里那算是可受欢迎了,因为只要每次青江捉弄他们,他都会站出来,先是像个爹地一样安慰他们,再像个父亲一样教训青江。

5、

笑面青江最在意石切丸,也最‘害怕’石切丸。石切丸最棘手笑面青江,也最‘讨厌’笑面青江。

6、

『呐,石切丸殿下,你知道龙抬头吗?』今天也在作死撩人的污面青江,『龙抬头就是龙抬起了头哦~听说看见龙抬头的人都会忍不住面红心跳呐,你知道为什么吗?』

7、

看了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自己的青江,心里暗笑说不知道。『啊,是吗?我也不知道呢……』

8、

『龙……抬头,嗯……大概是因为看见了‘雄壮美丽’的龙抬头了,太激动了才会面红心跳的吧。』雄壮美丽被咬得特别重,你确定美丽吗?青江呦……

9、

『雄壮美丽……吗?说起来我虽然作为平安时代的刀,但一次都没见过龙呢。青江桑有见过吗?』放下茶杯,盯住青江,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10、

『あるよ,很多不同样子的龙,都很‘雄壮’,很‘美丽’呢……』移开视线,看向院子中间的小池塘。

11、

果然,是不开窍的木头吗?都说的这么明显了,唉……真担心以后如果谁喜欢上石切丸,那情路坎坷的……啧啧。

12、

「雄壮美丽吗……呵呵。」拿起茶杯掩饰自己嘴边的微笑,看着道别离开的身影,「很快你就会真的见到‘雄壮美丽’的龙抬头了。」

13、

『最近笑面さん好像缠着大俱利さん了。』『对对,我刚才还看到笑面さん在调戏大俱利さん呢!』『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太远了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唉……』『不过我看到了大俱利さん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看得很清楚很清楚!』

14、

低着头,手指摩搓着茶杯边沿,突然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起身回房关上了门。

15、

『真少见呐,石切丸居然会邀请我聊天。』喝了一口淡茶,看似淡定,心中却早就有一片草泥马飞过,想着又喝了一口茶,这茶的味道有点怪,倒还挺好喝的……

16、

『其实我是有一样东西,一直想给青江さん看的,但一直没找到机会,所以想趁着今天……』说着,起身关上了门,随便偷偷瞄了一眼青江,很好。

17、

『一直……想让我?看的东西?』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需要关上门?等等?!!

18、

突然感觉不对劲,身体使不上劲,小腹发热,而且头有点晕。「嘘だろ,石切丸?那个石切丸竟然……」晕过去了……

19、

『哦呀,现在刚入秋,睡在地上会着凉的……』抱起晕倒在地上的笑面青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

20、

「…………」躺在石切丸铺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说什么的笑面青江,歪头看了一眼撑着手,看着自己的石切丸……「梦?……哎呀我累个大槽……」心里无数草泥马飞过,身上更是像被无数草泥马踩过一样酸疼,某个地方还涨得不行。「唉……我还是再睡一下吧。」想着,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开头句和内容并没关系,大概

『药研前辈,人体解剖学需要先了解人体,你能帮我吗?』


1、

刀剑乱舞私立大学,是一所收藏了千百把刀剑的奇怪大学,但你放心,你孩子接受的是正常大学教育,刀剑收藏是学院长的爱好。

2、

刀剑乱舞私立大学简称刀乱,刀乱划分为四个大区一一科学研究区、脑洞研究区,凡人研究区和大佬研究区。科学研究区主要以科学的正常有理的方式研究任何东西事物为主;脑洞研究区主要以天马行空吓死你不偿命的方式研究任何东西事物为主;凡人研究区如其名就是以平常人的看法态度不同角度去研究任何东西事物为主;而大佬研究区,那可能是个外星人聚集地,顺着你听不懂的话,做着你看不懂的事。

3、

药研藤四郎是大佬研究区出了名的恐怖人物,学院内用的药物大都是出自他手,一不小心得罪了,你就等着真正的‘味觉上体验人生’吧。

4、

而烛台切光忠是科学研究区的一名新生,听说他是仰慕药研才进的学院,但因为资质还不够进不了大佬研究区,幸好的是全员宿舍相通,嗯,甚好甚好。

5、

药研发现最近不管他去到哪里都会有一股视线紧随着他,不讨人厌就是了,但也喜欢不了。那股视线就是烛台切的,他像个痴汉一样尾随着药研,还傻兮兮的笑个不停。

6、

烛台切光忠,如果不是五虎退告诉药研,他都不知道学院里有这号人物,说起来也熟悉,他与烛台切曾经在同一个地方工作过,一手好料理让他印象深刻。

7、

对的,烛台切就是在那时候喜欢上的药研,喜欢药研吃着他做的料理露出的笑容,喜欢药研制作药物是认真的样子,喜欢药研被人说矮时候炸毛的样子,喜欢药研的一举一动……

8、

自从药研答应烛台切要承包他午饭便当的要求以后,烛台切就一直往他的实验室里凑,不赶人不会走。

9、

自从烛台切承包了药研的中午(?)以后,他就不停的偷拍着心上人,至今第十一天,他已经偷拍了三千多张照片了,据本人说他还有很多胶卷还没用,至于很多是多少……

10、

看着过去三年还没有长过一厘米身高的药研,心想着「啊,小小的好可爱,抱起来一定很软很香,好想抱好想亲,啊啊啊!」痴汉不是病治不好。

11、

被盯着心里发毛,身上起鸡皮疙瘩的药研,表示他真的很无奈。他也没想到三年前的一句话被烛台切惦记到现在,不提他都忘了,现在能怎么办?呵呵,办事!

12、

『呐,烛台切……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吃饭都盯着我看,很不自然啊。』咬咬筷子,唔,蛋卷有点甜……『啊,当然,偶尔还是可以的,嗯!偶尔!』像条狗狗一样,委屈巴巴的,真是!

13、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快得不可思议,重聚已经有三个月了。只是说了一句『我等你答复』以后就一直没响动,也没有催过自己,药研也有多次以为烛台切不喜欢他了,但看样子就知道不可能。现在反而让他有点难为情了…………

14、

『唔……』不知道怎么说的药研,犹豫犹豫还是犹豫。『嗯?怎么了?』温柔要出水的眼睛,『还没想好的话也不要紧,我会等。』啊……好难为情……耳尖微红,模糊的应了一声。

15、

「啊啊啊一一怎么办,我要怎么回答。明明果断的拒绝会更好,可就是说不出口!唉,唉,唉!……要不我去问问清光?他对这种事最擅长了,对!问清光……」

16、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先交往试试看呗,说不定就突然对上眼了呢?』以上,来自学院第一人,人称爱神的加州清光的意见,这里提一下,学院一半的情侣都是他的功劳。

17、

交往已经一个月了,没抱过没亲过,连小手都没牵过,可是,烛台切也不介意(?),任然和最初一样,温柔得让药研真的要沦陷了。

18、

『什么呀……这……怎么回事……?』这是想要更加理解烛台切,去到他房内,却被满墙的照片给惊到说不出话的药研,『这张也是,这里也是,全都是我的……照片?……真的假的啊……』爬到桌子上确认,此刻呆楞呆楞的药研扶额整理思绪。

19、

『啊啊,这还真是,被发现了呢……』下课回来的烛台切还是平常温柔的样子。「深井冰……?」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着渐渐接近自己的恋人,『烛台切,这些……』

20、

事情过去有几天了,但药研还是回不过神,一想到就背后发凉,啊哈哈,尴尬一笑……烛台切……是这样的人吗?噫……浑身一抖,啊,天空真蓝啊……(可庆的是,药研并没有觉得恶心,反而更加喜欢烛台切了,原因不明。)


我在晋江上发文了,在这里也发一遍QvQ

『清光……不要再一次离开我了……』


1、

『真是,最近怎么了?每晚都抱着我睡。』被热醒的加州清光叹了口气,好热啊……『安定?怎么了?』

2、

大和守安定自从来到本丸以后,就一直重复的做同一个噩梦,他一点都不想承认,加州清光曾经折断过的事实,可事实就是事实,改变不了。

3、

『又做噩梦了吗?那个梦?』安定骗清光,他做的是冲田君将要死去时,伸手想要触摸他的那个梦,当然也做过这个梦。

4、

『嗯……』埋在清光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很痒哎!』笑着推开安定,『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已经有新的主人了。』安定闷声回了一句我知道,还是不肯放手。

5、

『唉……睡吧,时间还早。』说着闭上了眼睛,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沉沉睡着的时候,安定却一直看着他,直到天亮…………

6、

『哈啊一一』揉了揉眼睛,好困啊……最近几晚都没睡好的清光,模模糊糊的吃着茶点,向田地里工作的安定挥了挥手。

7、

安定一早就注意到了清光,在他向自己挥手的时候,他心里甜蜜蜜的,扬着大大的笑容也挥着手,然后被长谷部敲了脑袋……傻笑着揉了揉脑袋「好疼啊……」。

8、

被眼前一幕逗笑的清光,捂着嘴偷笑。『哦,这不是加州吗,正好,刚才主公定了今日出阵的名单,你是队长呦~』是陆奥守吉行。接受到命令,马上起身出发的清光,匆忙地和安定挥了挥手,就不见身影了。

9、

『又是大阪城?那么说来……包丁吗!?』这是第四次出阵大阪城,所有兄弟也只剩包丁没到齐了,粟田口的小短刀们都激动地讨论着。

10、

『平野藤四郎、博多藤四郎、鹤丸国永、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队长是加州清光。以上,你们都做好准备,下午一点准时出发。』近侍山姥切国广发布名单,这次审神者打算直通一百层,没刀装了补刀装,受伤了加速符,主人我屯了一仓库呢!势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带回包丁藤四郎。

11、

『欢迎回来!!』我回来了还没说出口,刚进门就被礼花爆了一脸的六人,没有重伤,就只有平野和博多受了中伤,清光轻伤,很好!平安无事的带回了包丁。

12、

『呐呐,安定,我跟你说啊!那个包丁藤四郎一路上都在问我本丸有没有人妻人妻的,人妻到底是什么呀?人的妻子吗?但是,主人还没有结婚啊,哪来的妻子?』小天真的问着最亲近的人,可安定也不是很清楚。

13、

『人妻?嘛……大概是温柔贴心,很会照顾人还有一手好料理的人吧。』堀川国广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总感觉这形容有点耳熟,是谁呢……

14、

『温柔贴心,很会照顾人,还会做料理……额,是烛台切さん吗?』在清光的印象中,就烛台切最符合要求,可当他向包丁说了以后,包丁却说男孩子不行,要女孩子……

15、

『唉,那要去哪里找啊……』清光郁闷啊,为什么男孩子就不行了,不是一样的吗?『嘛,不要在意,实在找不到他一定很快就会放弃的。』心中却暗道「大概吧……」清光看了一眼安定,可他一直缠着的是我啊……

16、

『那个啊,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有人妻啊……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头都大了,不知道为什么,本丸这么多人,他一定要跟着自己。

17、

『呜……清光殿下很温柔又贴心,会给我糖吃,料理也算不错,嗯嗯,只要你穿上女装就是我要找的人妻了!』板着手指,一点点数过来,像是确认了什么,眼睛闪闪发光,期待的看着清光。

18、

『唉?』傻眼的清光。包丁的吼声很多人都听到了,都觉得挺不错的,纷纷建议清光答应包丁。『喂!不要开玩笑,我可是男人!』自己再怎么喜欢可爱,但穿女装什么的还是太勉强了。

19、

当然,最后在包丁的眼泪攻击下,粟田口一家的威胁下,围观群众的调笑下,还是被迫穿上了女式和服,当了一回‘人妻’,让包丁了了,想要人妻抱抱和摸脑袋的心愿…………

20、

「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的,一直不分开就好了……冲田君看到这一切,一定也会很高兴的吧……」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安定许下这个心愿,「清光也要一直在我身边哦。」…………


突然装逼

假如人能活一百岁,0岁你在世界的边缘,10岁你踏入了世界,20岁你走进了世界,30岁你还在原地转圈,40岁你走出了真正的第一步,50岁你看见了整个世界,60岁你打造了一个世界,70岁世界为你而转,80岁你看见了新世界的诞生,90岁你看清了世界,100岁你真正看清了世界。

人有生老病死,喜怒哀乐。
生,是人的开始;老,是人的一生;病,是人的痛苦;死,是人的解脱。
喜,是人的所求;怒,是人的弱点;哀,是人的难耐;乐,是人的欢笑。

一个人一个世界,世界为你而转,你要带着世界,牵引着它,让世界为你而转。
你可以是父母的,妻子丈夫的,孩子的。但,世界是你的。有了你,世界才会转动;有了世界,生活才会精彩。
为自己想,为家人想,为他人想,为世界想,为未来想。
想到筋疲力竭了,你就能休息了,该让别认为你想了。

父母是给予你生命的人,爱人是陪伴你一生的人,孩子是你一生的寄托。
无论在何处,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家,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任何人都需要家,一个人永远比不上两个人。
任何人都需要爱,被人爱和爱别人都是爱。
任何人都需要理解,理解别人和被人理解完全不一样。
任何人都需要包容,包容心大了人心也就大了。
任何人都需要时间,无论什么没有时间就什么也不是。
任何人都需要空间,空间过于狭小会窒息而死。
任何人都需要耐心,很多事就是因为着急才会失败。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想法,不能因为自己而去约束别人。

你就是你,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你,可那都不是你,就算在人海中,你也会有一个一眼就看见你的人,那个人就是你,只属于你的你。







笑看人生,活出强大,益达口香糖。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嘎哈哈哈哈!!(ૢ˃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