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突如其来的灵感

1
「药研,在你心中织田信长是怎么样的人?」那天宗三突然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我当时的回答是「さね、我也不知道。」

2
「信长大人是个很厉害的人!不仅头脑好,能力强,最重要的是他有很多忠诚于他的人。强大又温柔!」看着就知道,这是不动行光的回答。「温柔吗……?」那个人温柔吗?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3
「温柔?哼!明明是恶劣,取了名字却不好好珍惜,转身就将我赠给了连家臣都不算的人。哈!温柔?真是冗談!」真是不留情,果然还是在意名字的问题。「压切,我并不讨厌这个名字,反而很喜欢哦。」噗,耳根红了,这就是大将说的傲娇吗?

4
『织田信长在我的心中是怎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是种说不出的感情。无论是温柔还是恶劣,他都是织田信长,只有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5
「你说什么!」是不动行光,唉,又吵起来了。「我说,织田信长是个恶劣令人讨厌的人,把不忠诚的人留在身边,最后死于不忠诚人之手,都是他自作自受!」啊啊,平时明明都很冷静,一遇到信长的事就不冷静了。

6
「你!喂!宗三!你就不说些什么吗?!他这么侮辱信长大人!」不动行光就是个傻孩子,这种事怎么能问宗三。「你想要我,说些什么?信长他……」声音都不对了。「啊啊,你们大白天的又再吵什么!这样会给大将添麻烦的。」什么都不说了,鼻子打哼,走了。

7
「没事吧?宗三。」对于宗三他总是要温柔一些。「嗯,没事。我先失礼了。」真是,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8
「不动行光!你也给我适可而止!」
难得发一次火的药研。「我……」被吓到了的不动行光说不出话。「从刚到本丸开始就一直信长信长,天天和长谷部吵架有这么好玩吗?如果在继续这样,我就会考虑向大将提出将你送走的意见。」开玩笑,怎么可能。

9
「别……我知道错了!药研,别送我走!呜……」唉,哭了。果然是个小孩子。「如果你乖乖的,就不会送你走的。嗯?」被死死抱住,轻拍他后背,低声安慰。「嗯,我绝对不会再和他吵架了,所以别送我走……」

10
「哼,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事后长谷部说道。「你也一样,和一个小孩子天天吵架,尽给大将添麻烦!」药研心想,喜欢鼻子打哼的都是小孩。

11
「我……」被噎住的长谷部,又哼了一声。「好了,你还有事没做完吧,快去做吧。」药研要赶人了,有事没事都喜欢赖在他的手入室,碍事!

12
我们一直都被囚禁着,被囚禁在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渊里,被越拉越深,越拉越深……

13
但是,现在我们的主人并不是织田信长,而是你,审神者。只一点我们还是知道的,所以……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都请多多指教呢,大将~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