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๑•́₃•̀๑)

『长谷部君呦,你就不能多看我几眼吗?』


1、

へし切長谷部,若是主命,无论是火烧寺庙,还是手刃家臣,他都会做。烛台切光忠,总是把帅气挂在嘴边,事事都追求帅气解决,帅气第一。

2、

长谷部不喜欢烛台切,因为他的态度让他莫名烦躁。无论什么事『啊,那样可不帅气啊』『嗯……如果有更帅气的办法就好了』『确实,但应该还有更帅气的办法吧』帅气帅气,哈!真是滑稽。

3、

烛台切很喜欢长谷部,因为他每次不甘却又不得不忍住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可爱。『若是主命……』『主命的话……』『主公……』主公主公,长谷部君呦,真是可爱啊~

4、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让人火大的态度,无论我说什么,都会找理由来反驳我!烛台切光忠!让人恶心的家伙!

5、

哎呀,又惹长谷部君生气了呢,真是……最棒了~生气却要忍住,在审神者面前微笑,明明拳头握得这么紧,真是,真是,长谷部君真是可爱啊~

6、

『不行!我绝对不接受!主公!』是长谷部,『为什么……主公……』低着头,颤抖着声音,长谷部此刻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7、

『抱歉,长谷部。我一直来都没注意到,自从你来到本丸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昨日,烛台切向我提起了这个情况,我也同意了。从现在近侍暂时由烛台切担当,你就好好休息几日,还有,今日开始搬去与烛台切同住吧,这样能更好交流经验。』

8、

起身告退,长谷部刚开门就看见倚靠在扶手上的烛台切,忍不住火气上涌,又不好爆发,只有尽快离开,不看见这张脸。可是,烛台切却拦住了长谷部。

9、

压住火气,『有什么事。』冷着一张脸,一点也不想和面前的人谈话。『没,只是没想到主公会选择我当近侍,长谷部君。』烛台切紧盯着眼前的人,眼神暗沉。

10、

『所以?』长谷部觉得自己被气笑了,『你现在是在向我炫耀吗!烛台切光忠!』窝不住气了,也不管现在在哪,长谷部瞪着烛台切,气得发抖。

11、

就是这样啊……看着我,只看着我……眼里只有我的身影……别移开视线,只注视着我……长谷部君呦,哈哈哈……

12、

喉结一动,『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渐渐逼近,『只是来解释一下,我不希望长谷部君误会我。』楼梯口有个转弯角,很隐蔽……

13、

压迫感,被困在墙角的长谷部无路可退。刚好的三角状,没有生路……黑暗、隐蔽,墙角的特殊凹陷,就算此时有人经过,不出声,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14、

『误会?你告诉我这是误会?哈!难道不是你对主公提出关于近侍的事,主公才会将我换下,由你来当的吗?难道这一切不是你早就策划好的吗,烛台切光忠!』长谷部压下心中的不安,说道。

15、

呼吸沉重,凑到长谷部耳边,『是啊,可当近侍不是我要的……』什么意思,心中一跳,跑!不然……要离开这里!

16、

『哼……』猎物抓住了,看着被自己压制住的长谷部,恶劣的顶住对方,『感觉到了吗,这才是我想要的啊,长谷部君呦~』看不见脸,但看这紧握出血了的拳头,就知道……真好。

17、

动的一瞬间就被反身压在墙上的长谷部,惊恐、害怕、不可置信,这就是现在他的心情。他想过很多,却没想到过这样的事,恶心……

18、

忍不住颤抖,欣赏着猎物所有的反应,烛台切表示很满意,可以,开动了……对,就在这里。

19、

『不……唔,求你……』不知道多少次,被困在这个角落里,听见主公忍不住的哭泣声,和一句句的对不起。为什么……是我?『不要……』

20、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发现他的想法,主公就不会离开,他们也不会消失,是我……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