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二章:要和哥哥一起睡!

『…………』一期一振看着傻成一片的众人,无奈的苦笑。

『咳!所以说,药研失去了记忆,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长谷部回过神,心情复杂。

『但是,既然失去了记忆,为什么他只记得一期一振,不记得我们……包括其他粟田口的大家?』清光咬着筷子,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挤在一起的粟田口一家。

『不知道……』安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话说,一期一振有去问过主人吗?』药研现在正在闹脾气,不肯从一期一振怀里出来。

『呐呐,这真的是药研?』乱戳着药研的脸,闪着眼睛问道。『嗯,好了,乱,别戳了。』一期一振被抱得很紧。『药研尼,还记得我吗?我是平野。』忍不住捏了捏药研的包子脸,好软!『我是前田。』『还有我,我是博多,博多藤四郎哒!』……『是是,大家不要挤了,饭要冷了哦。』一期一振表示他头好大,以前药研还会一起管,现在,唉一一

『是吗,醒来之后失去了记忆吗?以前这样的情况从来都没有过,除了记忆以外,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这样的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也问过狐之助,狐之助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吧,我去问问别的本丸,说不定有审神者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嗯?你说药研现在很依赖你,你稍微离开一下就会……哭?真的?啊,不,只是不太想象的出来。嗯,我记住了。那么,就先麻烦你照顾药研了,一有新的情况就告诉我,我这就去拜访别的本丸。嗯,嗯,好的。这段时间你就负责照顾药研,出阵的事就交给其他人。嗯,我出发了,长谷部,我们走吧。』说走就走,还没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审神者就不见了。

『是吗,那就是说……药研最近一直都会是这个样子吗!』看着莫名激动起来的乱,一期一振摸不着头脑,一直这样有什么可以高兴的吗……

『真是!一期尼你太笨了!』乱知道自家哥哥笨,可没想到会这么笨!『难道你不觉得药研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一期尼,离不开一期尼什么的,是最好的机会吗?比如说一一让药研向一期尼撒娇,要抱抱要亲亲之类的!?』本丸时尚代表之一,怎么能不抓住这个绝妙的机会呢!乱身后燃起了一种名为八卦的火焰。

!老脸一红,要抱抱要亲亲,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咳咳,乱,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药研现在……』猛地被乱按住肩膀。

『不不不!一期尼,我跟你说,错过了这次,等药研恢复记忆你绝对会后悔的!你难道不想看看药研伸手朝你要抱抱或是踮脚朝你要亲亲的样子吗?不想吗!这么好的机会,不趁现在,估计就没有下次了!』握着小拳头,给一期一振铺了一条不归路……

『是,是这样,但……』说实在一期一振早已被打动,的确,药研撒娇……啊啊,不对,我在想什么啊!『不行!现在最重要的是帮药研把记忆找回来,其他事情等之后再说。那么,我去看看药研的情况。』说着,离开了这个让他‘心动不已’的地方。

「哼哼,要先去问陆奥守借相机了,啊哈,我一定会拍出最好的照片的,放心吧!一期尼,药研!」又燃起火焰的乱,已经没人阻止得了。

中午被不熟悉的人,至少现在是,被那么多人围住,被好好蹂躏了一番,虽然其实只是被捏了几下脸而已,但也足够让药研·真三岁·藤四郎被吓到了。在一期一振怀里委屈巴巴吃完了午饭以后,回到房间就埋在一期怀里哭了,还说他们好可怕,不喜欢他们之类的。让一期哭笑不得,安慰了好一阵子,才让药研停下来,然后哄着药研睡午觉,刚才也是趁着药研睡着的时候出来的。

『药研?』回到房间里却不见药研身影,被褥还是温的,应该刚离开没多久,『到哪里去了……』要是以前,一期绝对不会太过在意,但现在不同。嗯?柜子那里好像有什么动静,难道是……

一期拉开柜门,果然,药研蜷缩在柜子的一角,头埋在膝盖里,肩膀一抽一抽的。一瞬间温柔下来的表情,『好了,我在这里哦,药研,快出来吧,呐?』伸出手,等着药研回应。

『呜…』动了一下,抬起头,红着眼眶含着眼泪,伸手抓住一期的衣服,不说话。『是我不好,不应该把你一个人就在这里。刚才,我有事到主公那里去了一下,遇到乱,说了几句话,才回来晚了,抱歉。』把药研抱出柜子,轻拍着药研的背,安慰着还在啜泣的药研。

『嗯。』带着浓浓的鼻音应了一声,把眼泪鼻涕全部蹭到一期的肩上,突然!『嗝!』之前哭的太厉害,导致打嗝了……

『……噗一一啊,好好,我不笑不笑!』看着又要哭出来的药研,连忙止住笑,但药研不停打嗝的样子,一期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嗝,不准笑!不准,嗝,笑!!』捂着脸,推开一期一振的脸,药研耳朵都通红了。

夜晚,拜访了很多本丸,都没有遇到过有相同的情况刀剑,只能先回来。由于刚入夜不久,并且与药研一同又睡了一觉,一点都不困的一期第一时间来到了主公的房间,身上还抱着个药研。

『是吗……主公,按照药研现在的情况,会对身体上有影响吗?……主公?』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一期又叫了一声。

『啊啊,抱歉。刚才走神了,咳,你是问我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对吧!放心吧,药研现在体内灵力很稳定,没有异常,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一期一振默,刚才主公在走什么神可想而知。

『听到主公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么,夜已深,我就不再打扰主公了,失礼了。』抱着又睡着了的药研,轻松地起身,利落地转身,开门关门,流水一般顺畅的走了,不留下一片云彩。

「啊……不打扰,我还想在看看药总的睡颜的,别走!」尔康手加哭唧唧,审神者作为药研的小迷弟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我也想抱着药总睡觉……」生无可恋.jpg

从主公房里出来,快步走到房间,想了想又走到药研房间,就在一期打算放下药研的时候,药研醒了。

月光下,药研紫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眼中像有着万千星辰,一期一振不禁发呆,看着药研的双眼。现在是夏天,夜深的本丸很安静,耳边只有知了的叫声和微风的呼呼声。可是,在这一瞬间,在与药研对视的一瞬间,一期一振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

『咚…』一声清脆的竹子声。

一期回过神,『药研要自己睡哦,乖,把手送开,嗯?』压低声音,防止吵到隔壁的人,药研听到反而抓的更紧了,『唉…乖,明天一早我就会过来的,药研。』心里有些触动,轻轻掰开药研的手。

『不要……』瞬间溢出的泪水,不安的眼神,药研抱住一期一振。咬住嘴唇无声地哭泣。

愣了一会儿的一期,看着抱住他不肯松手的药研,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叹了一口气,却吓到了药研,哭得更凶了,『没关系没关系,我不走,好吗?药研乖,药研是个好孩子,不哭不哭,不哭不哭。』同时被药研吓到的一期,连忙安慰起来。

『呜…嗯…不要讨厌我……』被药研说的话惊到的一期。『我怎么会讨厌药研呢,乖,先放手,我的衣服都湿了。不会走的。』一期慢慢拉开药研,看着药研哭花的脸,想到了很多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不要走…』还是不肯松开手,一期拿着手帕擦掉药研脸上的眼泪,说自己不会走,会等到药研睡着的,但药研摇摇头,说不好。

『那,药研想要一期尼怎么样呢?』

药研犹豫了很久,一期一振耐心的等着回答,顺着帮药研换上了睡衣,直到药研躺下,被一期哄着闭上了眼,药研还是没说,就在一期以为药研睡着的时候……

『我要一期尼和我一起睡……』

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随后又轻轻笑了起来,说:这样的事,早点说就好了,为什么要等一期尼要走了再说呢?
药研说:我怕一期尼讨厌我,一期尼会讨厌我吗?
一期一振又说:我绝对不会讨厌药研的,不管什么事,药研都要先告诉一期尼,好吗?
药研说:嗯!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先告诉一期尼的!
一期一振拉起药研的手,说:约定好了。

『嗯!约定好了!』

拇指与拇指盖了个章,看似一个小小的约定,却成为了一期一振与药研藤四郎以后的路上最重要的约定。

评论(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