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三章:哥哥别离开我……

阳光照射入房内,躺在榻榻米上的两人紧紧相拥,呼吸平稳的沉睡着,阳光并不刺眼,所以他们没有醒。

『奇怪,一期尼去哪里了?』『没在房间里。』『其他地方也找过了,也不在。』『不会在药研尼的房间里吧?』『有可能!』『大家一起去看看吧!』『嗯嗯!』

不约而同的放轻了脚步,悄悄地靠近药研的房间,小心地拉开门,果然!捂着嘴偷笑,又小心地关上门,悄悄地走掉了。

『果然,一期尼和药研在一起。』『嗯嗯,抱在一起睡的很沉呢!』『嘿嘿,我拍了照片哦,要不要?』『照片?什么时候拍的?』『要,当然要的,我要做成相册,等药研恢复记忆了…哼哼!』『我,我也要……』『那,我去多印几张照片出来。』『哦!』

乱一蹦一跳的走了,剩下的人对视了几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了起来,然后纷纷散开了。

即将正午,终于醒了的一期揉了揉脑袋,睡多了头有点晕…看着一旁还睡得很舒服的药研,轻轻摇了摇,睡太多对身体不好。

在睡梦中被摇醒的药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被一期半扶着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然后就看着一期不动了。被药研的样子逗笑的一期,想着药研也是有可爱的一面,不过少见罢了。

『已经快中午了哦,睡醒了吗?药研。』摸了摸药研的头,一期一振满意的问道,『去洗把脸,我们去吃饭吧,要是困的话,吃完饭再睡,好吗?』说着脱下睡衣,换好衣服,然后帮着药研也换好了衣服。

『嗯…』又揉了揉眼睛,自然的戴上眼镜,顺便扶了扶镜框。

看着药研的动作,一瞬间以为药研恢复了记忆,想想又不可能,摇头笑了笑,说:『我们走吧,烛台切殿下应该已经准备好午饭了。』突然发现自己又摸了药研的脑袋,不禁笑出声,『嗯嗯,什么都没有,走吧。』药研在一期笑出声的时候抬起了头,得到否认又低头了,最后点点头,牵着一期的衣角走出了房间。

『呀呀,这不是一期吗,带着药研去大厅吃饭吗?』是鸣狐和小狐狸,得到一期的答案以后,又说,『那么,我们一起去吧!』鸣狐点点头,说着,三人一狐走向了去大厅的路上。

绕来绕去,终于到大厅的三人一狐,在到大厅的时候,小狐狸松了一口气,心想:「就算失去了记忆,喜欢研究特别生物的这一点还是没变啊。」心有灵犀的鸣狐点头肯定。到大厅时间不晚,不过离大厅近的人差不多都到了,零零散散的大概有十多人,最为明显的就是粟田口一大家子了。

一期一振牵着药研坐下,『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可以找吃的吗。』帮药研放好碗筷,再去拿自己的碗筷。『不,等长辈到桌再用餐是基本的道理。』得到的是孩子们礼貌的回答,『一期尼,最近不出阵的话,可以帮我们到万屋去一趟吗?很多东西都有些旧了,想换新的。』在粟田口短刀里面较大的厚发言。『嗯,可以。有什么要带的吗?』一期果断答应了,反正这段时间肯定很闲,去一次万屋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待弟弟们都说完了以后,一期默默记下,想着明天找个时间就去吧。

安静的用完午餐,和昨日不一样,虽然还是有很多忍不住望过来的视线,但也不如昨日那么频繁,毕竟过了一晚,况且失忆也不是什么特大的事情,好奇着问几句就好了,问多了惹人烦。

下午总是要安静些,主公习惯让刀剑们在午饭过后出阵、远征,而最近七图刚刚开启,又要忙一阵子了。和药研坐在屋前喝着茶,吃着茶点,平日里这个时候自己也在出阵呢……一期喝了口茶,看向药研,问:『明天,一期尼要去万屋,药研要不要一起去?』不管失去记忆的药研会在万屋带来多大的惊吓,一期考虑药研在先。

药研看了看一期,又低头想了想,想要说什么,有皱着眉闭上了嘴。『有什的想说的话就说吧?』一期放下茶杯,摸药研的脑袋已经像是多年的习惯,明明只不过一天半,就已经摸得这么顺手了。『一期尼…万屋是什么?』一期才醒悟,啊,药研也不记得万屋了啊。

『万屋就是可以购买物品、资源和食物和地方,比如说衣服、日常用品,玉钢、加速符,还有米、面粉之类的东西。本丸大部分使用的都是从万屋买回来的,买东西可以用小判,也可以用甲州金,也可以物换物……』记忆没了不代表智商也没了,只不过一期还是算详细的解释了一番,『明天要一起去吗?』又问了一回,并不是不放心药研,而是不希望再看到药研找不到自己躲在柜子里哭泣的样子。

药研摇摇头,不知为什么他并不想去万屋,『一期尼会去很久吗?』还是不安的问了问,只是去一小会儿的话还是可以的,嗯,可以的。

『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保证。』心里叹了口气,差点差点,『真的,一期尼不会对药研说谎的,绝对!』不觉间有立下了誓言的一期绝对前路坎坷,我保证!

『唔…』含着一口大福,模糊的应了一声,药研想着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一小会儿而已,没关系的!不能老是赖着一期尼的,嗯!

然而并不如他所想,第二天,在一期一振离开没多久,心中莫名恐慌难过的药研,忍不住抱成团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就落下来了,想着自己以前好像从来不会这么哭的。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本以为可以睡到一期一振回来,却被梦里熊熊大火给惊醒,抓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喘息。

周围都是火焰,耳边隐约传来的刀剑碰撞声,还有不知是谁在呼喊着谁的名字……『唔……头好痛。』药研眼前闪过一幕幕碎片,想抓又抓不住,回想的时候,头又剧烈疼痛,『嗯哼!』捂住头,控制自己不要去想。

一期一振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被吓得东西都扔了,连忙跑到药研身边,询问着药研的情况,得到答案松了口气。『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大致猜到是什么的一期,压下心里的奇怪的想法,『想不到的话就不要想,等到时机,记忆会自己回来的。』抱起腿软站不起身的药研,擦干净因为受惊出来的冷汗,确保没其他问题以后,起身打算去拿当时因为着急丢下的东西。

『嗯?』刚起身就被拉住的一期,回头看着低头不语的药研,『怎么了?』蹲下身,主公说失忆的人最没有安全感,有情况了一定要问清楚。

『一期尼……』药研叫着他的名字,一期应了一声,『不要离开我……』惊到以后,抱住药研,温暖的微笑着。

『我,不会离开药研的。』

因为做了噩梦,情绪不稳定,晚饭也没有吃,就在一期一振的怀里安稳的睡着了,连带着一期一振也没有吃晚饭,当然,贴心的烛台切留了两份饭菜,包好保鲜膜,放在了药研的房门口……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