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四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行了啊……

『今天是大太阳啊……』鹤丸擦了擦脸上流下的汗,拉了拉领口,不听抱怨着好热,好热。今日负责田地番的是鹤丸和三日月。『哈哈哈,的确,好热呐。』三日月也这样说,但鹤丸看了眼三日月的高领毛衣,『你有这个资格说热吗?』三日月笑笑不语。

与那边不同,躲在空调库里的一群人舒适的吃着点心,聊着天。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也在。

『记得给三日月和鹤丸留一点哦。』麻麻烛台切是这样说的。『是~』当然大家也是这样回答的。

『药研还要吃吗?大福。』今天的大福是草莓馅的。『嗯?不要了。』药研已经吃了三个了,有点小饱了。『是吗?那布丁呢?』自从知道了药研记忆停在刚刚被锻出来不久后,一期一直贴心照顾着药研,很多事都以药研为先。

『哎一一只问药研,不问问我们吗?』鲶尾故意拖长着声音,手里拿着第八个兔子苹果。『是呢一一期尼好过分。』乱附和着,毕竟他也是搞事组的一员。『不能这样说,现在药研尼比我们更需要一期尼照顾的!』老实的前田不明所以反驳到,平野也点点头。

『哈哈哈,那么,大家还要吃兔子苹果吗?』空了第三盘的兔子苹果,可爱又好吃,很是受本丸的大家欢迎。『要~』既然问了,就要回答嘛。『那,我再去削一盘。』烛台切站起身,拿着盘子走去了厨房。『麻烦烛台切殿下。』一期点点头,微笑着说。『不,这是我应做的。』烛台切很温柔。

此时,药研心不在焉,他还在回想着这几天几乎每晚都要做的噩梦,熊熊燃烧的大火,越来越近的声音,和……身边五官逐渐清晰的男人。到底,是谁?就算是梦,也还是能够感受到火焰的炙热,与自己缓慢被烧化的感觉,很难受,好害怕……「不喜欢,讨厌。」药研快要压不住心中的恐惧。

『怎么了?』就在药研忍不住颤抖的时候,一期一振握住了药研的手。『没关系吧?药研。』乱他们同样注意到药研不对劲,担心地问。

药研从回想中惊醒,就算是在空调的冷风下,也还是出了一身汗。看了看周围关心自己的兄弟们,露出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说:『嗯,不要紧。』听到回答,松了口气的众人。

『那就好。』『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药研尼。』『嗯嗯,身体最重要。』『是,是的,不舒服一定要说。』

『好了,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大家收拾一下,去大厅吧。』一期挨个的摸了摸弟弟们的脑袋,脸上是大家最熟悉的温暖的让人安心的微笑。『好的~』快速又准确的将坐垫放好,整理干净桌上的空盘子,吵闹的向大厅出发。

走在最后面的一期和药研,一早就注意到了药研情况,心里也有了猜测的一期悄悄叹了口气,『药研。』叫住神游不知道到哪去,只顾自己走的药研。『什么事?一期尼?』被看得浑身不自然,药研心想自己做错什么事了吗?

又叹了口气,这已经是自己不知道几回叹气了,以前自己有这么会叹气吗?摇了摇头,伸手摸药研的脑袋,回答说:『没,没什么事,走吧,大家都在等我们呢。』药研点点头,跟在一期身后。

夜晚,只有在夜晚才能够好好谈心。

『呐,药研,有什么想问的话,说出来也可以哦。』躺在床铺上,看着与自己并排的药研。『……我』药研欲言又止,不是他不说,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问。『嗯。』一期一振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和前主人和弟弟们都有关系。『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药研侧过身,看着一期一振的眼睛。

那晚,一期一振说:药研呢,在我的心中是一个可以依靠,可以信任的人。温柔强大,不管什么事都会帮着我做,对本丸的大家也都很关照。而且呢,药研战斗的时候很帅气,学习医术的时候认真专注,还会一点料理哦。在大家困难的时候,也经常会找药研帮忙,就连大俱利殿下和山姥切也会来找药研……在大家战斗后,受伤的时候,药研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大家疗伤……其实,我很多很多时候都觉得,药研才是哥哥,我是弟弟呢。因为药研一直都先为他人着想,然后再考虑自己,照顾着周围所有人的感受,做什么事都有分寸,做什么事都考虑的很周到呢…………

一期一振说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说的口都干得难受了,说了很多很多连药研自己都不相信的是,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的药研都不相信的事……直到一期一振发现药研睡着了,才停下。

一期一振看着药研安稳的睡颜,伸出手摸了摸药研的脸庞,眼神暗沉,不知在想什么。夜已经很深了,连虫子的叫声都听不到了。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不行了啊……药研。』如果此时药研还醒着,一定会问什么不行了,不过此时药研早已沉入梦境,不能问。

一期一振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