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短篇伪刀婶文

已经过去五年了,主公,不,前主公离开本丸回到现世已有五年之久。而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从来没有忘记过那次的意外造成的不可挽回的结果……

备前国,1526号本丸,审神者代号玉,就任年龄16岁,离职年龄17岁,离职原因:因在一次战争爆发中受到无法挽救的创伤,造成了灵力流逝,双眼失明,双腿粉碎性骨折。因此,已无法担任审神者一职,送返现世,在就任期间表现优秀,为此,特别就任时保留记忆,并由政府高级人员互送回家。

22XX年4月23日,时空战争爆发,时间溯行军与检非违使同时出现在同一时空,数量过万,并且还在增加,时间政府决定联合所有等级过百的审神者一同前往战场,消灭敌人。在这场战斗中无数刀剑破碎,多名审神者殉职,少数审神者因意外送返现世。参战的本丸达到千个,参战的刀剑不止万把……虽然最终赢得了胜利,却有无数个无法挽回的结果……

22XX年4月23日,天气晴朗

“就是今天……”长谷部看着天空,呢喃着什么。

“是啊,就是今天,我永远忘不了……那时的场景!”宗三不想回忆起那日的事情,深呼口气,松开已经被自己掐得青紫的手掌。

“忘不了啊,我明明是主公的护身刀,却没有保护好她,明明那个时候!我就在她身旁!却什么也做不了……”今剑擦着泪珠,他跟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这么弱,连自己的主人都保护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伤。

“好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别想了。”一期一振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但还是要安慰着弟弟们,为他们擦眼泪。

“是啊,已经五年了,是过去了。”鹤丸叹了口气,没有平时的活泼精神,他连在梦中,都能梦到那日无助的场景。

“但是,真的能不去想吗?她可是在我们眼底下,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受的伤。”药研咬重眼底下、保护两个词。

是的,玉她是为了保护,因为眼前的敌人而顾不及身后的敌人,为了保护进退两难的刀剑,挡住了敌人来自背后的一击,而被保护的……是长谷部,作为当时的近侍,长谷部负责在审神者周围战斗,因为无法抵挡多个敌人攻击,背后露出了破绽,让敌人有机可乘,就在敌人要砍到长谷部时,是审神者挡下了那一刀,本来如果只是这单纯的一刀,好好止血包扎,休息片刻,以审神者当时的灵力足以让伤口结痂。可谁都没有意料到,突然出现的检非违使使得多把刀重伤,就算带了守,也不可能多次使用,大多数刀都面临着碎刀的危险,守已经用过,再次重伤将无可挽回。所以,当时的玉就选择牺牲自己,以自己的灵力作为交换,重创了玉所负责地区的所有敌军,因此,无法挽救,爆发了灵力后无法控制,因为刀剑是玉一心想保护的,所以无碍,在重创了敌军后,灵力回不去也没有目标,造成了相互冲击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导致了玉双眼爆裂,双腿粉碎性骨折……事情就是这样。

忘不了,不敢忘。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错。主公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会变成这样。

看着浑身是伤,紧闭的双眼不停的流下鲜血的玉,长谷部很无助,现在他还怎么办,主公,主公她……“没用!”长谷部在谴责自己,谴责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一旁发呆。握住自家近侍的手,很虚弱,但是很坚定的说了一句:“长谷部很有用的!”是的,这就是那个傻乎乎,就算自己再难受也要安慰别人的女孩,单纯开朗,没有办法让人讨厌。

回到本丸,政府的人带着当时最优秀的治疗师看过情况后,治疗师说没办法。说:她的眼睛没办法恢复,眼球已经爆裂,随着灵力挥散了,双腿也是,粉碎性骨折就算是神,也只有将她的双腿去除使骨肉重新生长,但过程非常缓慢,也很痛苦,至于她的灵力……很抱歉,她的灵力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没有办法……真的很抱歉。

治疗师是这样说的,本丸的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办,此刻没有人说话,也不想说……这个结果谁都不能接受,只是一年的相处时间怎么够,只有17岁就要遭遇这种事怎么可以!?怎么办,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他们不是最惨的,却是最难受的。原因只有一个:主公是为了保护我们在受的伤!只有这一个,足够让他们痛苦很久很久,直到百年以后也任然会想起当时的场景,那个让他们觉得比碎刀还要更痛苦的场景……

刚好五年,现在就任的审神者也刚好到期。虽然是继任者,但是这个审神者很温柔,像个大哥哥一样经常照顾关心着他们,很温暖。代号为安。

明天就是安要离开的日子,本丸准备着送行的最后一次派对。安离开时就会有新的审神者上任,新的审神者身体很弱,灵力也很低,但听说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女孩子。

时间总是过得好快,派对过后就是离别。不过因为新审神者在路上身体出了点小问题,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才能到,趁着这点时间大家说着话。

“呐呐,主公,新的审神者是个怎么样的人?身体这么弱会不会很麻烦啊?”清光嘟着嘴,想着连走路都要出问题,身体肯定比冲田君还要弱,冲田君至少不会走几步路就出问题的。

“是啊,身体这么弱还要来做这种耗灵力的工作?”乱吃着剩下的蛋糕,想着灵力很弱会不会供给不足啊,供给不足变回刀怎么办?

“哈哈哈,不会的不会的。其实那个孩子原本灵力很充沛,不过因为小时候出了点意外才导致灵力弱的,她也是修养了好几年才稳定了灵力的。”安说着让多人呆住的话,笑眯眯的,“哦呀?好像到了呢。一起去迎接吧!你们一定会喜欢她的,毕竟她可是等了五年的呢!”吓人还有奖励,机械地抬着脚,大家走到门口。

愣愣地看着本丸的大门,再笨的人也猜出了什么,可是……不相信啊,怎么会?不是说不能挽救了吗?不是说灵力没有了吗?不是说不可能再当审神者了吗?不是说……

“呜,太慢了!”今剑捂着眼睛,大声喊道。“慢也没有办法,不是说的身体不好的嘛!”博多吼着今剑。“呜…呜呜,真的?”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不知道啊啊啊啊!”和泉守扯着喉咙大叫。

吱呀一声,本丸的大门打开,屏住呼吸的众人最先听到的是轮椅轮子滚动的声音……“啊……”不是骗人的!真的真的是主公!

“主公……?”长谷部看着眼前成熟了不少的脸旁,伸手想摸那双闭着的眼睛,但不敢确定,伸出手又打算收回。

“是。”抓住长谷部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好久不见,我回来了。”玉休息了五年,五年间从来没有放弃过,梳理着微弱的灵力,尽力做好治疗师说的每一步,终于……

“啊,主公!”一瞬间将玉包围,想扑上去,但又担心会压到双腿,小短刀只能激动的看着,要摸摸头,想抱一下。

“好,过来抱抱,我的腿已经好了,就是没感觉不能走路而已,压到也不会有事的!”玉的单纯气质还是没有消失,长大了五岁也照样是个单纯开朗的孩子,就算收到了如此不公的待遇。

“呜,哇啊啊啊。”一个接着一个,扑倒在玉身上,诉说着这几年想念她的感情,玉一一回应,点头。

“好了好了,有了新主人,就不要我这个旧主人了,太紧凑,空气不流通也会造成身体上伤害的哦,更何况玉身体这么弱!”摇摇头,安还是有点吃醋,可看到这一幕他也不得不承认,很感动,“时间也不早了,我要走了,再见!”说完就领着狐之助的脖子跑走了,其他什么都没说。

“再说一次,我回来了。”玉没有得到最相对的回应,抱着小老虎们,用灵力描绘着大家的轮廓,红着眼眶却流不出泪。

“欢迎回家!!”难得的一次整齐,声音大得隔壁本丸都听到了。

甚好甚好,神关了你一扇窗,就会为你打开一扇门。玉是幸运的,神还是宠着她的,五年的辛苦换回的是家的温馨,足够了,只要玉一直坚持梳理灵力,她能够陪伴他们的时间将会不断增加,直到真正完结的时候……

                                                                     完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