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五章:初次的吻,哥哥的吻

距离药研苏醒已有将近三个星期零四天。关于寻找如何恢复记忆的事,一点进展也没有,药研本身也没有要恢复记忆的反应,而且一点记忆的碎片也没有。他所有的记忆就只有从苏醒开始到现在的,梦还在继续做,可无论是药研怎么回想,怎么伸手想抓住,都做不到,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很想恢复记忆,但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有谁阻挡着他恢复记忆……又是谁,会阻挡着他?又是为什么,不想让他恢复记忆?

『啊一一今天也下雨吗?』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刚刚出阵完赶回来吃早餐的鹤丸看了一眼天气。灰朦朦的,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毕竟是梅雨季节啊,没办法。

『雨是好,但是一直下雨会让我很困扰,最近的衣服大都是潮的,穿着很不舒服啊。』一直以来都是负责洗衣服的歌仙,在走廊上晾晒着衣服。雨,有时候真是让人讨厌啊……

那边抱怨着不喜欢下雨天,药研这边却是玩雨水玩得很开心,穿着从主公那里要来的雨衣,一期陪着药研踩着雨坑,一脚一个,水花溅得很高,弄湿了大半衣服。

暂停歇息,一期喘着气,平复呼吸,刚才在雨下跑了很久,有点累了,看着还在踩雨坑的药研,不禁笑了笑,问:『药研很喜欢雨天吗?』以前没有注意到,不如说是根本没看见过,一期一振也很庆幸,有了这次药研的意外失忆,让他知道了很多很多他以前不知道的事,无论是再怎么理解弟弟们,他们都是完整的个体,有自己的隐私,一期一振也不可能去侵犯别人的隐私,就算是兄弟也一样。所以,在这次机会里,药研所表达的很多事,很多情感的一面都是平常一期一振见不到的,也探索不到的。

『嗯,喜欢雨天,因为……』听到一期提问,停下来的药研,披着半透明的淡绿色雨衣,侧着身子,伸出手任由雨滴落在他手上。

此时,一期一振有些恍惚,就在药研停下侧过身的一瞬间,他以为药研会就此消失。半透明的雨衣,频繁落下的雨,模糊看不清的身影,光芒的折射,就是一瞬间的事,也足够一期一振心慌很久。他害怕,害怕万一有一天,出现意外,害怕万一出现了意外,药研会消失……但是,没关系,他会一直陪着药研,现在还是以后都会一直紧紧的看着药研,不会让药研再出意外了,绝对!

『因为?』一期回过神,等待着下半句话。『因为,如果是下雨天的话,火就燃不起来了,燃不起来的话,燃不起来的话,唔……』燃不起来的话会怎样?药研想不到答案,也不想去想,因为他觉得如果想到答案了,他会很难受很难受。

啊……是这样吗。一期一振知道答案,他也不愿意回想,一场大火,总是会毁掉很多东西,是啊,如果是下雨天的话火就燃不起来了,燃不起来……呵呵,可如果神明真的不愿意大火燃起来,为何不下一场大雨呢?如果那时候下一场雨,大家就不会毁灭在大火中,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一期起身,披好雨衣,走到药研身边,『衣服都湿透了,也玩了很久了,我们该回去了,换好衣服坐一会儿,我们一起到主公那里去,再问问情况吧?嗯?』一期牵起药研有些冰凉的手,浑身湿漉漉的,走回了房间。

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午饭过后,一期一振带着药研去找审神者,将新发现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确保药研现在身体健康后便放心了。同样,审神者这几日并不曾好好休息过,经常熬夜寻找着能够更快恢复药研记忆的办法,也找到过几位遇到同样情况的前辈,可那几位前辈的大都是不过几日就自己恢复了记忆。

『是这样的吗?我知道了,不知何时与那几位审神者大人见面?』一期一振得到的回答是:向药研这个情况已经是很特殊的了,刀剑失忆并不是没有,但想这么长时间都不曾恢复一点记忆的确实没有,因此,那几位前辈希望能够看看药研的情况,也好防着再次有刀剑出现这种问题,毕竟,如果是一两把刀剑还好,若是多把刀剑出现这样的问题,还在同一个本丸,那就糟糕了。更何况,据当日一同出阵目睹的刀剑描述,那个将药研伤去的溯行军好像与平常的有所不同。所以,很有可能是有新的敌人出现了,而目前在备前国,有这样情况的,虽然不可思议,但的的确确只有我们本丸的药研藤四郎而已。至于何时见面,我们定在了下个月八号,对方都会带着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及三把刀剑出行,并且说,不妨试试用刺激的方法,去到熟悉的地方……之类的,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一期一振。当然我自己是不赞同的,恢复记忆是好,万一刺激过度,有出了新的问题,那才是真的糟糕,但如果你着急,可以试试,一切由你自己决定。

『是,我会好好考虑的,我并无其他事了,先失礼了。』一期一振带着药研退下,倒也不是有些话让他不愉快,只是午觉时间到了……药研已经习惯了在下午两点左右睡午觉,刚才在审神者房间,就已经开始小鸡啄米了,所以一期一振才先行告退,一切药研最重要。至于,刺激来恢复记忆什么的,等他们午觉睡醒了以后再说吧。

听到身后有动静,知道是药研醒来反身的声音,『已经睡醒了吗?现在的话离晚饭时间还早,要不要再睡一下?』一期一振只是稍微眯了一会儿,不过半小时便起来处理起了文件,文件是由于长谷部正在带队打战扩没人处理,被分配了一小部分到他这里。

药研摇摇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啊,自己睡了快有五个小时了,头有点晕……『一期尼没有睡吗?』药研看到了积在桌子一旁的文件,虽然文件不复杂,但数量多,处理起来也是挺麻烦的,短时间是不可能处理这么多的,一看就知道一期没有睡午觉。

『嗯,药研睡得怎么样?还有做噩梦吗?』一期自然是关注着药研的,药研的睡颜也很好看,不过看起来睡得很安稳,应该没有做噩梦,一期本来是这样想的,可药研摇头了,『还在做之前的那个噩梦?』一期放下文件,问着药研。

药研摇摇头说不是的,是一个奇怪的梦,像是噩梦又不像,却绝对不是什么好梦,至少药研觉得那是个噩梦,『那个梦里我好像看见了一期尼,一期尼站在在一个……长得像寺庙的地方里,后面的我就不记得了。』药研皱着眉揉了揉眼睛,梦里的记忆有些模糊。

「像寺庙?不会是……」一期沉思了一会儿,说:『是吗?不是噩梦的话就好,其他的事不用去管。』拍拍药研的脑袋,走到衣柜换好衣服,边换边说着一些话,换好转过身,发现药研一副担心的表情看着他,『怎么了?这样的表情看着我?』一期蹲下,直视着药研的眼睛。

药研回视,说:『一期尼心情不好?是药研说错话了吗?』一期一振愣住,药研……察觉到了?明明自己隐藏的很好的……

一期一振捧住药研的脸,问药研为什么说自己心情不好。药研回答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期尼刚才好像心情有点烦躁,所以就问了出来。一期一振笑出声,药研问一期在笑什么,一期一振说:『我在笑药研怎么这么厉害,连这样都能察觉到!』药研却说因为药研一直看着一期尼呀,当然能察觉到!

一期一振此刻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不能用语言诉说。

『一直看着一期尼?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期一振用大拇指轻轻磨蹭着药研的脸,漫不经心地问道。药研半闭着眼睛,任由一期一振的手指触碰他脸上的每寸肌肤,回答:『我也不知道,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药研就一直看着一期尼了。』一期一振手一顿,嘴角忍不住上扬……

吃饭的时候,药研经常发呆,好几次差点把碗打翻。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只是闭着眼发呆。

夜已深,身边均匀平稳的呼吸声,让药研确认一期一振已经睡着了。他不知道一期一振那是是什么意思,那个举动又是什么意思,现在他的心很乱,很开心又很难过,乱是因为他不知道一期一振是什么意思,开心是因为一期一振对他做的事,难过也是因为……一期一振对他做的事。明明很开心的,却不知道为何难过……

药研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他为什么难过,唯一确认的事就是:恢复记忆吧,恢复记忆就能知道为什么了。可他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他自己也不知道……

夜已深,万物都该入眠了……

梦里,药研又梦到了那时:一期一振嘴角忍不住上扬,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手指从脸颊移到了自己的嘴唇,不知道被磨蹭了多久,嘴唇的颜色都已经变得很红,药研觉得有些难受,正打算拿来一期一振的手……一期一振离开药研的嘴唇,淡淡的草莓味,很甜。一期一振吻了药研,吻在了嘴唇上,不是平常的脸颊上、额头上。就算遗失了记忆,药研藤四郎还是记得的,嘴唇上的亲吻是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为什么一期尼他会亲他,而且是亲在他的嘴唇上……

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他们的命运将会以这次的亲吻为起点,开始转动那本不该转动的齿轮,而这之后的事,是喜是悲,无人知道……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