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七章:记起了什么?

与那几位审神者见过面以后,一期一振发现药研藤四郎有点不对劲。

一期一振知道药研一定想起了什么,却不愿意说。药研藤四郎知道一期一振一定注意到了,只是不问。

一个不问一个不说,两人之间的气氛让其他人有点难受,说不上是尴尬,就是不知该说什么,找不到话题的那种。

「不想说,已经恢复全部记忆的事,不想说……好痛苦。」药研不知道怎么面对一期一振对他的感情,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现在自己已经恢复了所有记忆,是该继续隐瞒,还是……告诉他所有?

一期一振很不高兴,他的占有欲很强。「药研藤四郎是我的。」一期一振清楚自己的感情后,一直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感情,因为药研他……还不喜欢自己。

「好痛苦……」两人坐在同样昏暗的房间,同时抓住胸口,同时想着。

『是吗?药研是这样说的吗?那么……他现在?』一期一振压下心中的火气,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问道。

审神者有些僵硬,他刚刚一瞬间感觉到了特恐怖的杀气,不用想都知道是一期一振,说出药研所在的地图后,审神者看着一期一振皱着眉走到时空转换器,不禁咽了咽口水,为药研祈祷着。

一期一振很难受,说不出的那种。他明白药研藤四郎喜欢自己,但那是失忆后的那个,他明白,可是他还是难受。他也不明白,他喜欢的到底是哪个药研藤四郎,之前就问过自己,可还是不明白。心痛得喘不过气……

一滴眼泪落在了地上,一期一振抬头望天,天空很蓝很美,但是他现在不能欣赏。做几回深呼吸,平复心情,确保自己稳定了下来,才去战点寻找药研,那个让自己喜欢到不行又难受到不行的坏小孩。

『哈啊!』挥刀斩杀掉了最后一名敌人,药研擦了擦脸上因为不小心被划到受伤而留下的血,『真是,被宠坏了吗?』挥刀斩敌明明已经习以为常,可现在却是这样生疏,短短一个月,就足够让一个人一件事发生变化。

药研藤四郎心情很烦躁,回来的记忆和那段记忆混合,让他分不清自己的感情,是喜欢还是?『不知道……不知道啊!』王点,想要将所有不满发泄到战场上,每次都砍在致命处,狠狠地砍下,血液飞溅。

药研也难受,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感情这种事了,陷进去就很难出来,就像是流沙,真的,很难受。他明白又不明白,为什么再一次的,再一次的,不断循环,一次次想要忘记,忘记以后却又记起,一次次痛苦,换来的是什么?是自己愚蠢又搞笑的奢望!知道不可能却又期待,知道不可以却又逃避。「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已经忘记你的时候出现!」药研看着敌人大将消散,任由突然落下的雨滴打在身上,低着头麻木的站着,混合着鲜血留下的是雨吗……?「好冷……」

『在大雨里发什么呆?』药研顿住了刚抬起的脚步,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一期尼?」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

一期一振站在药研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不一样……一期一振确定了,可是不肯定,我喜欢的是药研藤四郎,是药研。可能很多时候,爱一个人痛苦,但被爱的人更痛苦,爱不是说有就有,也不是说忘就忘的。最怕的是对爱的不确定,模糊、暧昧,都是对一个人的伤害,但往往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在不经意间伤害了一个人或者更多。一期一振确定自己爱的是药研藤四郎,但不肯定是哪个,也有可能都爱,也有可能……「人渣吗?」一期一振嘲笑自己。

脱下已经湿透的外套,挡在自己和药研的头顶,至少能减少一点雨,一期一振鼻尖充满了药研的味道,对血腥的敏感,那是一把刀的绝对。

撩开药研因为湿润粘在眼前的头发,抚摸药研因为雨水而冰冷的脸,一期一振注视着他爱的人,注视着这个在逃避自己的人,说了一句话。

药研瞬间瞳孔放大,颤抖着声音:『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唔!』被一期一振重重的压倒在地上,药研拒绝着这个吻,一期一振不会容许,掐住药研的嘴,强行让药研张嘴,凶狠地残忍地不断加深这个吻。

血腥味,此时两人嘴中都是血的味道,想停下又不愿停下,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在意,只是紧紧的紧紧的用力抱住对方,混合着泪水混合着血液,吻着对方……

事后,回到本丸。浑身湿透的两人,满身都是伤的药研,和不知道为什么身上都是血的一期一振沉默着回来,惊到了所有人。处理着药研的伤口,欲言又止,直觉不能问出口的鲶尾看了看一期一振。得知身上的血都是药研的,一期一振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下回房换衣服。晚饭,还是沉默,两人什么都不说,也就什么都不问,怕问出口了,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

一期一振看着跪坐在自己对面的药研,什么都不说,虽然是他自己要求的谈话,但他在等,等药研开口。药研心里忽上忽下,他知道,如果自己先开口,自己就输了,可是……『一期尼……想说些什么。』垂着眼,躲开一期一振的视线,药研握紧拳头又松开,悄悄平复呼吸。

将药研所有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一期一振已经赢了第一步,这还是要多亏药研的这次失忆。等了许久,一期一振才开口:『我想说什么,难道药研不知道吗?』一期一振在打心理战,他不打算逼迫药研接受自己的感情,他打算一步一步打破药研藤四郎的心理防线,让药研自己承认,让药研……

咽下原本要说的话,药研不是傻瓜,知道一期一振打得什么主意,这个时候他不控制自己,不面对,那他就上当了,可是,他忍不住想逃避,逃避一切关于眼前这个人的事。『我知道……』药研还是低着头,看着桌上的茶杯,啊……「茶梗立起来了?」这个时候还有好事要发生么?药研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一期一振,对方正笑着看自己。『!』瞬间又低下头,糟糕啊……

一期一振的视角很好,他要看见药研那杯茶的茶梗立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甘苦的茶水,想用嘴中的苦味提醒自己,现在还不能得意。『那么,药研的回答呢?』一期一振是兄长,长兄如父,尽管自己确实很多时候觉得不如药研,但是,到底自己如何,这一点一期一振还是很清楚的,他看得见自己的优点,照样看得见缺点,看不见的……这和他没关系。

『我的、回答?』药研抬头注视着一期一振那双让他喜欢的不得了的眼睛,一期一振没有躲开,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药研藤四郎眼里只有自己的这种感觉。药研移开视线,看着敞开着的大门,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刻。

他说他不知道,一期一振问不知道什么。他说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不知道什么。一期一振又问:『药研不喜欢一期一振吗?』歪着头,一期一振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不喜欢吗?不可能!药研藤四郎喜欢一期一振喜欢到心痛,喜欢到想一直在他身边,可是……那是以前。在一期一振还没有喜欢上药研藤四郎的时候,药研藤四郎就已经喜欢上一期一振了。一次又一次,第一次一期一振把药研藤四郎只当做弟弟,药研藤四郎只有放弃;第二次一期一振无意间拒绝了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知道不可能;第三次一期一振间接拒绝了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已经无法忘记;第四次……一期一振根本就喜欢药研藤四郎,但不是药研藤四郎想要的那种。这是第五次了,第五次了!自己又不受控制喜欢上一期一振。本来打算再次忘记,远离一期一振,不让自己在抱有不可能的奢望,可现在?呵呵,天意弄人?命中注定?这是在开玩笑吗!?

一期一振并不知道药研藤四郎曾经对他的感情,他只知道现在,现在一期一振喜欢他,药研藤四郎也喜欢自己。『是吗?』不等药研回答,一期一振已经确定了,『我可以等。』药研听着一期一振离开的脚步,和贴心的关门声。

「什么东西……」总是,总是,总是在自己不抱希望,彻底放弃的时候,想要进去深渊的时候!那个人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来拉自己一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当时就任由自己在黑暗中沉睡就好了,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呜…』药研捂住眼,泪水自顾自的掉落,身体忍不住轻颤,一下又一下,哭得凶了,又控制不住哽咽。

一期一振靠在门上听着屋内,心爱的人忍不住溢出来的哭泣声。责怪自己太过分,却又知道这正是自己期待的,「真恶心。」一期一振对自己评价,用这种手段去得到自己想要的,这种人都是…人渣!

天刚黑,前来叫没有出现在大厅的药研的乱,得到了不想吃的回答。『是这样吗?那我会帮药研留一份的,肚子饿了记得去厨房吃哦。』本丸的人都很敏感,没有人不知道出了问题,这问题由不得让外人介入,一不小心只会扩大,只有让他们自己解决。

『吉光呦,很多时候还是要让一让才好啊。』三日月宗近给了一期一振一个忠告,一期一振记下了。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一期一振不明的笑了笑……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