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八章:鹤丸国永

曾经因为一期一振痛苦的时候,药研藤四郎有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那就是一一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表面上是个喜欢做恶作剧捉弄人,虽然会道歉,但下一刻马上又会吓你一跳,然后一边说『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的话道着歉,一边跑走了。但事实上,他只是容易寂寞喜欢热闹而已,不怎么喜欢有人带着一副悲伤的表情,所以才要吓吓你,捉弄你,看你被吓到了,笑着说抱歉,没被吓到,一脸失望,鹤丸的笑容很容易感染别人,就算有谁被吓到,看到鹤丸挂着大大的笑容也会皱着眉笑着说:『真是!又来?』不得不说本丸的大家还是很宠溺鹤丸的,毕竟虽然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吓到,却发现对方是鹤丸,没办法生很大的气,只有笑笑不在意。同样,鹤丸认真起来时候的样子也很让人喜欢,总能够抓住想不到的重点,找到不平凡的办法,与他谈心讨论,他也会认真听,时不时插上一句,时不时点点头,等你说完了,细心的整理一遍,然后告诉你这里不对哪里很好,会站在你的角度考虑,也会以旁观者的角度想,将两者的想法结合,告诉你他的想法,然后让你自做决定。鹤丸国永是一个谈心的不错人选,他的保密工作还是做的很好的。

所以,药研藤四郎在去厨房吃完保温着的食物以后,没有回房间,直接去到了鹤丸的房间,去找鹤丸聊天去了,带着茶点。

才刚入深夜,精神饱满的鹤丸哪有这么快睡觉,听到了脚步声,开门就发现刚走到门口的药研。『嗯?这不是药研吗,找我来聊天来了?』鹤丸不是一次两次在半夜被药研找了,这也是间接造成了原本早该入睡的老人家半夜都很精神的原因的罪魁祸首。

『啊,嗯。』药研像是进去自己房间一样,习以为常。『鹤丸。』坐在经常坐的位置上,药研盘着腿,看着眼前刚放下的仙贝。『什么?』鹤丸左右看了看,没人,轻轻关上门,蹦跳的回到座位上,金色的双眼与一期一振很像,但又完全不同。

药研了解鹤丸,鹤丸也了解药研。他们也算得上是无话不谈的挚友了。但是今日,药研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想说的太多了,到嘴边了却不知从何说起。

鹤丸耐心的等待,毕竟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以前的好几次谈话,药研开始都沉默着找不到开口的话。『我…我和一期尼,一期一振的情况怎么样?』药研问的不是自己,问的是旁观者眼里他们现在的情况。

『这个嘛……』鹤丸啃着仙贝,想了想,舔掉手上的碎屑,说:『感觉不太乐观,你和一期一振现在的情况真的让所有人都担心,但是却没办法介入。』喝了口茶水,润润喉,看着对面听了自己的话,沉默不语的药研。

……许久,鹤丸叹了口气,说:『想说什么尽管说,你我还需要隐瞒吗?药研。』鹤丸作为药研诉说感情的对象,是什么都知道的,关于药研曾经对一期一振的感情也好,怎么样‘逃离’一期一振也好,都有鹤丸的一份。

药研咽下突然冒出来的哭意,说:『我现在该怎么办……』看着面前这个小孩子眼睛红通通,有点哑的声音就知道,下午一定是哭的厉害了,鹤丸皱了皱眉,忍住什么都不说。『事到如今,他突然对我说喜欢我…在这种时候,在我已经真正放弃他之后?』忍不住眼泪啪嗒,就是委屈到不行,为什么想要的时候不给我,不想要了,又来了?越想越委屈,眼泪不要钱的滴答滴答掉下来,掉在身上、地板上。

鹤丸不明理由的愣了一下,移到药研身侧,捧着药研的脸,温柔的擦掉溢出来的泪珠,轻声安慰着:『嗯嗯,我们不哭,想要的时候没有,不想要了却来了,这种感觉的确实让人很委屈。但是呀,药研,这证明一期一振终于注意到你了呀,你一次次放弃,一次次难过,他终于感觉到了,喜欢上了你,这是好事,但时机不对了。它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出现,如果它早点发芽,药研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难受了。』鹤丸抱着药研,抚摸着药研的黑发,低声细语,偶尔用下巴蹭蹭药研的头顶,拍拍药研的背。

『嗯……』不只是否认,还是承认,药研应了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鹤丸,换做是鹤丸,你现在是我,你会怎么做?』是接受还是拒绝?药研抓着鹤丸的衣服,稳住了心情,不知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次数多了,在鹤丸的怀抱里,让他感觉到安全感。

鹤丸闻着药研身上独有的药香,轻笑道:『我啊,我会准备很多考验,一道一道,看看那个人是否真的爱我,是不是一时起兴,还是真的有真心。』月光进入房中,两人相拥着的谈话还在继续,你问一句我回答一句,不知聊了多久,药研离开鹤丸的怀抱。

……『怎么样?』怀中突然落空,一时有些惆怅,但是很快回过神,问道。『好,可以试试。』药研恢复了平常,傲气但沉稳,脸上挂着鹤丸最熟悉的笑容。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鹤丸一笑,伸出拳头,说:『嗯,那么一切交给我,我来想办法。』狡猾的眼神,脑子里想着不好的东西,一期一振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可想而知。

拳头与拳头相碰,不知名的计划就这样定了下来,一期一振可都有准备好?接下来的考验不简单啊。

同时另一边,不知为何找到了三日月谈心的一期一振,此刻皱着眉心情很是不好,至于理由,让我们回到一期一振与三日月宗近谈话的中间时段……

聊到一半,三日月突然冒出一句:『还有啊,吉光呦。你知道药研和鹤的事吗?』一期一振不明,问三日月他们两个发生过什么。『啊,你不知道啊?哈哈哈,呀,那也是你长途远征的那段期间的事了。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药研一直心情低沉呢,然后搬去和鹤住了,在你回来之前又搬回去了,听住在隔壁的莺丸说,在同住的日子里鹤和药研每日都很晚睡呢。嘛,年轻就是好啊,哈哈哈。』三日月这前句接不着后句的一番话,一期一振是听懂了,懂到心里了。

在与三日月道别以后,一期一振沉思了一会儿,心里就是不舒服,但是现在他与药研这样的情况,要藏好才是。『唉……』叹气,事情怎么变得如此复杂,真是,要怎么办才好啊……『?!』刚走到转弯,就突然退回去了,一期一振看到了药研。

『那么,就这样定了,明天开始吗?』药研整理好心情,走出房门又问了鹤丸确认一遍。『啊,对,明天就开始,不过要等到下午呢,我还要些准备东西。撒,很晚了,回去睡觉吧,养足精神,明天一早我去找你。』鹤丸半趴在门上,挥挥手,药研的房间里这里还挺远的,慢走过去大概要十几分钟。『好。鹤丸,晚安。』药研点头道别。看着药研没了影,鹤丸才关上房门。

看了全过程的一期一振忍住怒气,又捂住自己的脸。「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是,我有什么资格生他的气。」但是……这么晚了,药研和鹤丸在房间里聊什么?明天又要做什么?准备什么东西?……幸好药研走的是另一边,不然绝对会发现一期一振在这里。

昨晚想着很多事,一夜无眠的一期一振,向主公申请推掉了一天的任务,整个上午待在房内不知道在做什么。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