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九章:占有欲

『哟!药研。』鹤丸一大早就活蹦乱跳的,路过他的人都无法安心,总感觉有事要发生。『嗯?怎么早?鹤丸,真是元气啊。』药研揉揉眼睛,他还没睡醒呢,打了个哈欠,让到一边。『哈哈哈,我是一晚都没睡,等下弄完了再去睡。』鹤丸手上有个纸箱,封的很紧,估计这就是他一晚上的成就。

『不好好睡觉可是不行的,你准备什么东西?要一晚?』药研关好门,倒了一杯茶递给鹤丸。鹤丸接过茶水,一口干完,随便拿袖子擦擦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事先跟你说……你要记住……对对……你得控制住……不要紧不要紧,我有分寸……怎么样?』鹤丸说得口干舌燥,直接拿茶壶在喝水,不过药研也不会介意。

……『明白是明白了,你确定我能活着回来?』药研头疼,鹤丸的测试办法要死人的,这种事,药研感觉自己会一去无回……鹤丸哈哈哈大笑,拍着药研肩膀让他放心,一期一振绝对舍不得让他死的。

看着鹤丸离开,药研就是心里七上八下,自己昨天怎么就答应让鹤丸去做呢?『啊,头疼。』一脸生无可恋,药研在房间里等着鹤丸的消息。

午间,吃完饭的众人,睡觉的睡觉,出阵的出阵,各有各的事要忙,都没注意到鹤丸在一期一振的房间里呆了很久,至于干什么……

下午,日落时。
一期一振带着远征部队回归,先回房间整理衣着,发现桌上有个箱子,皱皱眉心想是谁的,并没太在意,就去了审神者房间汇报远征情况。

『那么,失礼了。』一期一振轻轻关上门,他今天的任务全都完成了,明天轮到他马当番,所以一天无任务。回到房间,那个粉色箱子很明显的立在棕色的桌子上,一期一振反复的看,确定不是自己的,然而箱子外面只有胶带,其他什么都没有,连个轻拿轻放的文字都没看到,但是又不知道谁的,一个一个去问太麻烦,一期一振决定先拆开看看,等找到失主了好好道歉就行。

一阵开箱的声音,箱子分量不小,打开箱子,一期一振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的袋子,方方正正的,坐下好好研究了一会儿,决定接着拆,拆开后好像是照片……?但是上下的都是照片白色的反面,外面还包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叹了口气,这样还是不知道是谁的啊……继续拆!

『终于……』一期一振揉揉酸痛的手,拆完塑料袋才发现还有一层真空袋子!结果拆完真空袋子,发现照片是分好装着的,还有真空袋子……一期一振还认真的数了一下,一个包装有二十张照片?有四个,也就是说有八十张…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看着白白的方块,一期一振有点困扰,是继续拆?还是…『唉……这到底是谁的,封的这么紧?』想了半天,也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可是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一期一振沉下脸。

一张张看过去,散在地上的所有照片都是药研和鹤丸的合照,单独两人的亲密合照,拥抱、亲吻额头、脸颊,很多张背景都不在本丸,很多张背景都是他们的房间,牵手、玩闹,全都是笑容灿烂的药研藤四郎。如果只是药研一个人,一期一振还会开心的看,但是所有照片,都让他嫉妒到不行,鹤丸国永,照片里另一个主角。

嫉妒、羡慕、占有欲,这几天的不满爆发,或许药研拒绝自己的理由就是鹤丸?一期一振忍不住这样想。这些照片的主人不用他猜,在倒数第二张背后有写……药研和鹤丸相拥的照片背后。

一期一振苦笑,心里也是很委屈:『药研是个好孩子,你不要的话就交给我吧。一一鹤丸国永』是吗,鹤丸喜欢药研。鹤丸国永,鹤丸国永,一期一振念了好几遍。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一期一振念了好几遍。

慢慢起身,将散落的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整理好放回箱子,把箱子放进了衣柜的角落里,一期一振现在要去找药研,要和他说清楚很多事,不然他不得安心,他怕。

看着没有敲门就擅自进来的一期一振,药研不友好的皱眉,说:『有什么事,连门都不会敲了?』不对!药研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现在的一期一振很危险。站在药研身侧,盯着眼前人的头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又不能发出来,一期一振深呼吸。

药研感觉到了一期一振的怒火,他此刻也不高兴,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坐垫下,『没有事的话,能麻烦一期尼先离开吗?等下我与鹤丸还有事情要谈。』一期一振看见药研往坐垫下藏了什么东西,听见了这一番话,再也忍不住了……

将药研从地上拉起,不等他反应就甩在一旁叠好的被子上,抓住药研的手腕,压制住药研的腿,让他无法动弹,一期一言不发,直接吻了上去,药研始终是无法敌过一期的,实力上的差距,只能任由一期一振压住他,只有不张嘴,但是一期一振估计是真气得不轻,用力咬了药研的嘴唇一口,一点都不温柔的侵入药研的口中扫荡着,不放过任何地方,因为咬的重了,嘴里都是铁锈的味道,这一吻不知道吻了多久,只能奇怪没人打扰,就在两人都要窒息的时候,一期一振分开了,身下的人此时衣服凌乱,脸颊因为接吻泛着红,手腕上有自己抓的太紧留下的青紫,腰上也有自己掐住过的痕迹。

『哼!』一脚踹开,一期一振捂着肚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嗓子哑了,药研皱眉,『如果你是打算强迫的话,我不会奉陪。』这一脚不轻,一期一振忍着疼,看着药研嘴角的伤,『并没有,抱歉,药研。』视线上移,药研那双紫色的双眼,对一期一振吸引很大。躲开一期一振的视线,药研说:『没有其他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逐客令下了,一期一振也算是满足,什么都不说,离开了。

『嘶……』药研碰碰嘴角附近的伤口,抱怨一期一振不知轻重,又看了看手腕,看了看腰,『真是!鹤丸到底做了什么?』现在又在干什么?说好要来的人但现在都不见踪影。

鹤丸啊……现在在自己的房顶上,看着遥远的天空,想事情呢……

评论(2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