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

主一药,叫我林酱就可以(ノ)`ω´(ヾ)

第十章:承认与拒绝

夜很长。本丸后面是一片竹林,林中央又有一小片湖泊,如今是夏天,夜晚林子中聚集了很多萤火虫,一闪一闪,淡淡的绿色照亮了竹林,铺着整齐漂亮的鹅软石小道,安静的夜晚只听到虫儿的叫声。而此时正走在小道上的两人,沉默不语,像是自顾自,却是并着肩。

不知道为什么,有话说就是说不出,没话说就是找话说。一期一振有一大堆话想说,说不出口;药研藤四郎什么话都不想说,想找话说。

『我们,真的不可以吗?』看到小湖泊了,不知觉中走了很久,一期一振终是先开口。药研看着都是萤火虫的湖面,蹲下身子,拿起颗小石子丢进湖里。「咚。」水花溅起,惊扰了正在休息的虫儿们。『一期尼,为什么会喜欢我?』药研拍拍手起身,萤火虫都飞起来了。是啊,为什么会喜欢药研?一期一振也不知道,只是:『慢慢的,无意识的,渐渐喜欢上了。』仰望天空,明天又是大晴天,繁星满天,太美了,美到让人无法相信这不是画。『是吗……』和自己一样,没有理由,发现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了,找不到理由。『呐,一期尼。』一期一振看着药研走到对岸,被萤火虫包围着,像是精灵一样梦幻美丽,像是……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我承认,我喜欢一期一振。』他很喜欢药研那双像是星辰一般的眼睛,『但是,我是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药研拒绝了他,没有理由,找不到理由。

『果然,拒绝了吗?』在药研走后,在湖边发呆的一期一振听到了这个,熟悉的让他嫉妒到不行的声音一一鹤丸国永。『鹤丸殿下偷听了很久吗。』不同以往温柔,现在的一期一振最不待见这个‘情敌’。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出现就被怼了一句,鹤丸笑笑:『就这么不欢迎我么?我可是有事要和你说的,很重要的事!』眼看着一期一振要拒绝,鹤丸搬出了救兵,『关于药研的过去,来到本丸以后的那个过去。』……那一夜,一期一振知道了很多很多。

能说的都说了,把自己心上人推给情敌也真是够了,其他的他是绝对不会管了!『唉……真的,想我这么好的助攻去哪里找!』枕着手臂,躺在屋顶上,欣赏着夜晚的星空,鹤丸心里泛着酸。『哈哈哈,找不到啦!我估计只有你一个。』人未到声先到,这独特的笑声,只有三日月宗近才能做到。『真少见啊三日月,你会大半夜跑到屋顶来。』鹤丸瞟了一眼在他身边坐下的三日月,撇撇嘴。『嗯?鹤不欢迎我吗?』三日月一直都是一副老爷爷的慈祥样,鹤丸不喜欢。『不欢迎不欢迎,老头子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里来吹凉风,吃跑了撑着没事干么?快回去回去。』鹤丸嘴巴对三日月从不留情,直接赶人走了。『真是过分啊,我可是来安慰你的。』旁观者清,三日月一直关注着鹤丸,自然知道鹤丸此刻心里不舒服,『憋着不好,不找个方法发泄出来吗?要哭也可以哦,老爷爷的肩膀借你。』三日月心疼鹤丸,但就算是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一边去。』鹤丸委屈,为什么药研要喜欢他哥,不喜欢他呢?喜欢他多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麻烦了。看着红了眼眶却忍着不哭,三日月摸摸鹤丸的脑袋,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一瞬间爆发的事,像个小孩子,眼泪哗哗的流,浸湿了三日月的肩膀。『我失恋了……』浓浓的鼻音,紧抓着三日月,把鼻涕眼泪都擦在他的衣服上。『嗯嗯。』三日月拍拍鹤丸的背,又摸摸鹤丸的头。『都是你的错。』鹤丸也是知道的,三日月拐弯抹角告诉一期一振自己喜欢药研。『对对,我的错我的错。』三日月其实也是后悔,但是又不后悔。『你帮我把药研抢过来。』鹤丸哭够了,抬起头,眼睛有点肿了。轻轻擦掉鹤丸眼角的泪,捧着他的脸,说:『那可不行,鹤是三日月的。』眼睛里有月亮。一掌拍开三日月的手,嘟囔着:『什么我是你的,我回去睡觉了!』鹤飞走了,真可惜。『嗯……要怎么下去?』三日月还是三日月,幸好鹤又飞回来,把老爷爷带下去了,不然喽,老爷爷就要吹一晚凉风啦。

说起来也是奇怪,为什么药研喜欢一期一振,一期一振也喜欢药研,明明是两情相悦却不在一起?一期一振喜欢上自己,这不是药研最想要的吗?现在有了,这几日考验也是好几回了,测过一期一振是真心喜欢恢复了记忆的药研,而不是没了记忆天真让人心疼的那个药研了,这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事情这么复杂了?本丸虽大,但其实小得不行,一有消息,就马上传遍了。知道点真相的人还好,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表面的人真是一头雾水,两情相悦在一起不就好了?干嘛要这样绕来绕去?你不知道他不知道,问谁谁不知,鹤丸不肯说,三日月也见不到影子,知情的几人处处找借口躲,弄得好奇心强的几个心里特痒痒,再问粟田口的几个孩子,个个也不知道理由,他们自己都急,一期尼和药研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拒绝不需要理由!放开!』药研是到林子里去采药的,他有在林子里撒过一些有可能发芽的药种,不过没自信,昨晚一看居然长出来了,所以想着来看看能不能采去用。结果,没多久就碰上了这个‘冤大头’,药研就不明白了,一期一振他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自己在哪里他都能找到?『不放,没有理由的拒绝,我不接受。』一期一振也是绝了,缠人的功夫绝对练过,以前没见过,估计是压箱底的绝招!『你有完没完!你是一期一振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厚脸皮!』药研挣脱不开,是时候向大将申请去修行了,等我修行回来看我不打死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药研,鹤丸昨天晚上找过我。』一期一振看着突然顿住的药研,心里复杂难过,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过,药研曾经对他这样的关注,回想起来,也真是愚蠢,自己从来都没真正的正视过药研,因为信赖。『……你,都知道了?所以?你现在何必来可怜我!施舍你的喜欢!我已经不需要了!』药研低着头,一脚踹向一期一振,没有躲开,一期一振接下着稳实的重重一脚,『你为什么不躲开!唔……』双手被制住,下巴被强硬抬起,所有的表情都暴露在了一期一振眼前,现在这双眼睛充斥着对自己的抵抗不满、和已经溢出的悲伤。『对不起药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药研,不要拒绝我。』都是一期一振的味道,被紧紧抱住的药研倔强的忍着泪,感受着脖子上的湿润。『是我的错,错在我不应该喜欢上自己的哥哥。』药研知道这和一期一振没关系,是他自己错误的感情,造成了现在的状况。『不是的哦,药研。』一期一振抵着药研的额头,哽咽着说,『如果,我早点注意到你,早点休息到你的感情,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是我太迟钝,明明药研表达的这么清楚,药研没有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笨,你的感情不是错误的,我真的真的很高兴,药研能够这么爱我,被傻乎乎的一期一振一次次拒绝了,还是对他那么好。我不是你的哥哥,不想做你的哥哥,不要拒绝我,不要离开我,不要不喜欢我,不要讨厌我。再爱我一次,药研。』亲吻着药研的额头,鼻尖,嘴唇。一期一振不肯放手,请求着自己爱的人,曾经爱自己的人再爱自己一次,一次就够了,这一次他会紧紧抓住,绝对不放手,他会将自己的心打结。

『药研……醒了吗?』在竹林中没有得到药研的回答,因为药研不肯说话,只是抱着他哭,哭到累了就睡了。一期一振蹭着药的头顶,他有把握,药研不会拒绝他,但也没这么简单答应他,只有打一次持久战,让药研彻底心软,这样药研就能够完完全全属于一期一振了。『嗯。』药研骂自己丢脸,又在一期一振面前哭了,『放开我。』像是失忆时的时候,交叉的抱在一起睡觉,满是让他依恋安心的味道。『让我再抱一会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包过药研了。』闭上眼,一期一振不愿意放手,如果能一直这样走到尽头就好了……『随你。』药研也是累了,不抵抗了。

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一期一振,没有办法,药研藤四郎对一期一振没有抵抗力。他所做的一切反抗不过是徒劳,仔细想一想啊,自己也是够傻的,既然一期一振都喜欢上自己了,做什么还要拒绝呢?因为啊,药研害怕!怕一期一振只是弄错了自己的感情,怕一期一振喜欢的不是自己,而是药研。本质上是一样的,可是完全不一样,失忆的药研藤四郎乖巧可爱惹人心疼,但自己不乖也不可爱,更不惹人心疼。所以他才一直拒绝,宁愿不要这份虚假的错觉,也不愿意做个‘替身’。但是他错了,一期一振确实喜欢药研,不是他想的那个,而是自己。他输得一塌糊涂,虽然一开始他就没赢过,不过他输得开心,这算是有情人终有回报吗?因为自己忘不了的感情,一次又一次,也算是坚持不懈的,终于得到了对方更多的爱?真是……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在一起了。消息刚刚确定,整个本丸全知道了,正在准备开派对东西。

『你们也是,不会一直都在偷窥吧?消息这么灵通,我刚刚答应,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你们就准备东西了?哪里来的瘟疫么,传的太快了吧。』药研一脸无语,前脚他刚同意,后脚踏出房门就被喷了一身礼花。『没有啊,我们只是在给一期尼整理房间,你们说话声音这么大,传的当然快!』几个‘听众’点点头,鲶尾正在和剪纸作战,他想剪个鲶鱼咬着骨头的纸花,可是就是剪不好鲶鱼尾巴。『谁信!』药研看了一眼鹤丸,他是知道的,鹤丸对他的感情。『药研。』挡住他的视线,一期一振心里还是有小疙瘩的!尽管他和药研在一起有鹤丸的功劳,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可以原谅鹤丸了,比如一一照片的事,怎么拍的,他还没【请教】过鹤丸殿下呢!『唉,好好,我不看不看。』药研敷衍了就走,也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去找鹤丸好,说好的以前的事只有药研知道鹤丸知道的呢?我们友尽了!尽了!『等等!药研,我还有话……』看着跑远的药研,一期一振追了上去。『啊!慢走不送~』鲶尾目送了两人离开,看了看周围的‘小弟’,『准备好了吗?』他有个惊喜要给一期尼的。『嗯嗯!』『但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没关系的平野!我们控制好量不就好了!』『是,是的。三日月大人也说没关系的……』『那就好,到时候记得趁药研不休息,撒点下去就好了!』『了解!』听内容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啧啧,药研要小心了,搞事组开始活动了,闲杂人等也逃不了!








至于后续嘛,请继续关注我(´⌣`ʃƪ)。我还没想好要写什么番外……三恋,四恋,鹤药支线小番外决定了(•̀ω•́)✧,三日鹤的嘛emmmmm,再说!车子就不开了,自行脑补,我已经脑补完了(*ฅ́˘ฅ̀*)♡。

评论(13)

热度(31)